宸映八_cp混乱鬼畜变态慎重关注

all邪/一副八/二丫/盾铁/冬叉/狼队/银鹰/锤基/
吴邪啊你是我的白月光心中某个地方
无节操all向爱好者我爱修罗场
看文写文不带脑子和三观
越丧病越变态我越喜欢
阴阳师只站攻受不站cp,什么cp我都吃
渴望茨木丧心病狂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茨木
想要茨木
茨木使我快乐
我的生命之光
我的欲念之火
谢谢你关注我,给我评论,给我心心,爱你啊

要不今天开车???
我车技好像不太好,你们想看什么?
大砍刀还是小甜饼?
没人理我我就删……

【瓶邪】归人(一发完)

片段灭蚊法

雷点包括:

ooc

矫情对话

lo主的垃圾文笔以及没有逻辑的过渡

题目改过了,我不会起名字,如果按我的思路来应该叫吴老板教你说情话

以上

---------------------------------------------------------

京城下雨了。

京城的雨季要比江南晚些,四五月份江南就已进入了梅雨季节,现在是七月份,京城刚刚进入雨季。

城墙已被雨水打透,泛着闷闷的青色,墙角长出来青苔。

 

牢房更是湿热难忍。

稻草已经长了霉斑,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气息,这是死牢,犯人都受过极刑,近来天气闷热,已经有不少人熬不到砍头那天早早见了阎王。

狱卒也不好受,天气闷热,他们却要在潮湿的地牢看押这些死刑犯。

其实也不用看押,这里犯人大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最南边的王大人曾是谏官,多次弹劾了当今天子的国师被下了天牢,如今被挖去了双眼苟延残喘。

还有王大人隔壁的李尚书,劝谏天子不要耽于长生,如今四肢被废,后天就要腰斩。

 

“你为什么进来。”狱卒敲敲牢门,问新进来的犯人。

这犯人是今天凌晨刚刚从刑房押来的,据说在里面待了十天,来时一身红衣,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白衣被血染了色,押人的狱卒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只说明日当斩。

犯人抬起头,竟然咧了个笑。

这是在令人称奇,这是狱卒第一次在死牢见人笑,还是个犯人。

犯人靠在发霉的墙上,笑着笑着就咳出了血,伸手去擦,手更是血肉模糊,指甲已经不翼而飞。

犯人懒洋洋道:“我刺杀了汪藏海,你还是当做没听到的好。”

 

狱卒大骇。

这人竟然刺杀了当今国师汪藏海。

如今天子耽于长生,唯当今国师汪藏海是从,这人竟然刺杀了汪藏海,狱卒摇摇头,当做没听见。

 

按规矩,死刑犯上刑场前要吃一顿大餐,狱卒询问时犯人想了想,竟然从烂草里抛出一个蘑菇递给了狱卒,看来最近天气着实潮湿。

这人莫不是傻,狱卒拿着带血的蘑菇摇了摇头。

 

午时当斩。

只是近日阴雨连绵,不要说午时,连清晨日出都不见。

犯人跪在地上,脖子服服帖帖的枕在凹槽里,等待午时到来。

刽子手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此时正在擦拭那把尝过无数血的刀。

“大哥,你待会还是给我个痛快吧,我怕疼。”

“没问题。”刽子手得意地甩甩刀。

“听说人砍了头血能喷六尺高。”犯人声音嘶哑,说着话竟是又有血顺着嘴角流下,看来是先前刑罚伤了内脏。

犯人不再说话,目光放空,静静等待午时到来。

 

城外马蹄声急。

张起灵背着古刀和弓弩飞驰过城门,留下一串马蹄印,泥水四溅。

他要去劫法场。

他要孤身一人劫被层层御林军包围,固若金汤的法场。

劫吴邪要被行刑的法场。

上百支箭在他身后巨大的箭筒里叮当作响。


吴邪,等我。

他冲过闷青色的城墙。

得到消息时已经太晚了,吴邪已经被人在甲缝里穿进了木刺刺,而现在,他只希望不要再迟。

雨更大了,噼里啪啦像是箭落在身上。

 

张起灵搭弓,五只箭呼啸而过,破开御林军第一层防备。

阵容大乱!

他们没想过会有人这么不要命的来劫皇家法场,正如他们先前不曾想过会有人那么不要命的去毒杀汪藏海。

 

训练有素的御林军迅速调整好了队形,将张起灵层层围住。

箭已经射完了,弩也被扔在了一旁,张起灵调转马头,执刀向人群砍去。

不知谁的头颅在地下翻滚,又是谁的残肢被践踏,鲜血四溅,午时未到,刑场已见红。

 

吴邪早就随着声响抬起了头,看到人群中张起灵黑发高束,杀伐如神。

“傻子。”泪却已经顺着面颊留下,冲淡了干涸的血迹。

他比谁都清楚,这是有来无回,可他偏要来。

 

右手被砍伤用不上力气,血液濡湿了袖口,染红了缰绳,张起灵左手执刀骑马跃上刑场,手起刀落,斩人无数的刽子手头颅落地。

负责发号施令的官员早已面如土色。

张起灵扔掉古刀将吴邪捞上马背,吴邪无力地靠在张起灵颈窝里,是缠绵的鸳鸯交颈的姿势。

“你来了。”

“我来晚了。”

 

黑马嘶鸣一声,冲出伤亡惨重的御林军,向城外跑去。

朝堂中天子大怒,命军队急速追击。

 

他们已经冲进了一片森林,又正逢阴雨,泥泞不堪,黑马几次几乎摔倒,张起灵左手围住吴邪下滑的身体,右手执缰绳寻找密林里的路。

伤口早就长在了衣服上,一沾雨水又被融开,疼的人喘不上气,血又流了出来。

“小哥,他们说你死在长白山了。”吴邪被血呛得咳了一声,“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张起灵胸口一阵闷痛,“是我回来晚了。”

吴邪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声音都变得断断续续,“我怎么都是……要死的人。”

“别睡过去!”张起灵声音难得有起伏,“醒醒!”

“我没睡……就是……有点累。”吴邪嘿嘿又笑了,“汪藏海灭我九门……他想长生,我就让他不能寿终正寝!”话毕,吴邪眼睛突然又亮了起来,整个人有了精神。

 

“我第一次见你是在杭州,你在陈家船头,烟花三月,云树绕堤沙,河面上都是画舫,两岸游人如织,姑娘们穿着最好看的衣裳踏春,可是小哥,我只看见了你。”

那年吴家小少年刚过了束发的年纪,九门重聚,长沙的陈四爷带着刚刚收来的侍卫来了杭州,航船刚进城,就被吴小少爷看了个正着。

多巧。

 

九门重聚并非叙旧,刚收来的张侍卫也并非巧合,汪藏海已经盯上了九门,这番前来,正是商量对策。

“可惜最后也没什么用。”吴邪苦笑,“不还是被灭了门。”

“我不该让你牵扯进来。”

本该是张起灵带着信物独自前往,他却拒绝不了盯着他的吴邪,几年奔波,一路艰难,几次都几乎丢了性命,可最终长白山下张起灵还是硬了硬心肠,吴邪醒来时在山下的客栈。

“是我的错,你不欠九门的了,你本来从长白山下来就该走了,回老家娶个媳妇儿,生个大胖小子,多好,你干嘛回来。”泪和血混在一起,已经分不清了。

“别说傻话。”张起灵把吴邪搂着更紧了些,“我应该带你上山。”

“哈,瞎说,我知道只有你能上山,我上去是死路一条,我只是没想到回来竟然会有这么大变故,你知道吗小哥,我连他们的尸骨都没见着,人们说汪藏海用他们尸骨炼丹了。”

已经说不清是不是恨了,但是望着空门,只有茫然。

 

“他们用烙铁烫我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肯定会来的。”吴邪声音又虚了起来,断断续续,“你果然来了。”

“我来了,我带你回杭州。”

回烟柳画桥的杭州,回菱歌泛夜的杭州,回二人初遇,吴家繁盛的杭州。

 

身后马蹄声四起,追兵赶上来了,无数箭矢穿过密林。

眼前逐渐开阔,他们先前迷失了方向,现在似乎是要逃出去了。

张起灵怀抱着吴邪,箭矢刺穿胸膛,堪堪避过吴邪。

 

“小哥,你被扎得像刺猬一样。”

“嗯。”张起灵冲出密林,眼前豁然开朗。

“我们要死了,小哥。”

眼前是悬崖。

黑马站在崖边踌躇不前,两个峭壁间间隔数尺,崖底巨浪滔天。

“别说傻话。”

黑马后退几步,加速冲向悬崖,然后——

一跃而起!

 

 --------------完----------------

突如其来的灵感,我好喜欢劫法场啊嘤嘤嘤

截止到目前为止我自己最喜欢的一篇了,可惜文笔烂写不来好的古风正剧,只能写写吐槽文小甜饼和段子

热死了

蚊子好多

没有前后文


【all邪论坛体】我看见我大师兄从我师父房间出来了(3)

我更啦我更啦我更啦~~~~~~

下一章随缘吧,大概第四章或者第五章完结,一万字左右能拖这么久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

以上

---------------------------------------------------

63L永远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卧槽好虐

64L抢沙发专业户

失职了,不过,好虐

65L杭州塔苦逼前台

原来还有这么个故事……贼虐啊!

66L今天医务室又缺药了

我……还是去买药吧

67L吴老师脑残粉

心疼男神,抱走不约

68L混进哨向区的保洁小妹

楼上一看就是饭圈来的23333333

69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所以师傅这是上位成功了?

70L一个伪科普君

也不一定,也许他们只是盖棉被纯聊天,多伟大的师徒情谊啊!

71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讲个笑话,一个哨兵和一个向导盖棉被纯聊天一晚。微笑。

72L今天医务室又缺药了

理论上是可行的。

73L杭州塔苦逼前台

在他俩身上……话说眼镜男的心思是人就能看出来吧,各种口头调戏摸头发后背抱简直没眼看,只有首席傻不愣登的什么都没发现吧。

74L今天医务室又缺药了

有吗????

75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你们医务室真是一脉相承的无法形容,十年前坚持把首席扔屏蔽室里的也是你们……

76L杭州塔苦逼前台

就算人看不出来精神动物的反应也能看出来吧,你在眼镜男身边看见过他自己的精神动物吗???

77L今天医务室又缺药了

好像是哦,他的老鹰好像一直蹲首席肩膀上

78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心疼自己,每天在充满智障和变态的不涨工资的塔里工作。

79L混进哨向区的保洁小妹

话说首席现在还是没有精神动物吗?S级了也没有?

80L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有,蛇。

81L永远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卧槽,蛇,好色气。

82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色气+1,所以你们就每天看着蛇在你们首席身上爬来爬去吗?!我想想都要石更了!

83L一个伪科普君

楼上注意,这个论坛是全年龄的。

84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话说首席的蛇也不总在自己身上吧,有时候会被他师傅抓走玩。

85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交换精神动物……这是你们哨兵向导的浪漫吗?我等凡人不是很懂。

86L鱼在我这里

你是要爬墙吗???再见,我觉得我也要爬墙了。

86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不不不大大你听我解释!!站青梅竹马一万年啊!!我还等着攻黑化病娇呢!

87L鱼在我这里

我觉得……哥哥和师傅也很萌。(●’◡’●)

87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大大你冷静我已经站错一次cp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8L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我是不是要管大师兄叫师娘了……

89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你师兄什么反应我不知道,你师傅一定会乐疯的,选择正确的人抱大腿的时候到了

90L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好!我去了!

91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哈哈哈哈哈哈哈双眼皮你太坏啦他理论课肯定要挂科了。

92L杭州塔苦逼前台

这孩子是不是瓜……

93L抢沙发专业户

你们这么对一个孩子真的好吗……

94L鱼在我这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你们首席身边,刚才楼主打电话过来叫师娘我快笑疯了,楼主不愧四年复读,脑袋缺根筋吗这是,你们首席脸都绿了说回去再找他算账。

95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等等,大大,竹马攻是不是也在!

96L鱼在我这里

对~

97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糖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98L杭州塔苦逼前台

又傻一个,小可怜。

99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首席的桃花们啊~

100L抢沙发专业户

一百楼!

101L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你们骗我,微笑.jpg,你们忍心这么对一个未成年大学生吗?????我还是去找我师傅下跪去吧。

102L混进哨向区的保洁小妹

所以首席和师傅妥妥睡了是吗??

103L杭州塔苦逼前台

大概……吧?

104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大概……吧?

105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大概……吧?

106L吴老师脑残粉

我不接受!!!

107L一个伪科普君

我倒觉得没有

108L永远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为啥?

109L一个伪科普君

直觉

110L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你们谁都不清楚就这么把我坑了??!!!喵喵喵???

111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首席到底情归何处?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朝夕相处师徒背德?还是相思十年心上白月光?让我们拭目以待!我站竹马。

112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你少算了一个,还有年下呢。

113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卧槽首席是汤姆苏吗!我的竹马成双还能不能HE了。

113L杭州塔苦逼前台

这个我知道,他原来徒弟是吧,还是楼主兄弟来着。@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114L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对……我觉得我老挂科和这个有必然联系。

115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我也知道那个徒弟挺有天赋的,首席管他还管的挺严的,抖M?

116L永远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也可能是恋父情结啊,一个刚入学的年轻人碰上严肃中年大叔,嘿嘿。

117L吴老师脑残粉

你们都够了!你们怎么会懂大叔的美好,课上严肃课下温柔,还会讲笑话长的还好看对你也好怎么可能不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18L五年高考四年复读

其实师兄除了老让我挂科确实人很好,当初鸭梨和父母关系很淡,所以师兄格外关照他。

119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小狼崽和中年大叔也好吃,我要坚定!

120L混进哨向区的保洁小妹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是原来徒弟?

121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他想和首席建立链接,被首席师傅发配边疆了,理由是玷污正常师徒关系,徒弟现在大概在大西北造土方格沙障吧(¬_¬)

122L永远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玷污正常师徒关系……确定不是跟他学的吗?

123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他天天都在玷污正常师徒关系:),每次去公共休息室都能看见他躺首席大腿上睡觉,讲道理,不能去宿舍睡吗!

124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公共休息室WiFi最好,而且有维他柠檬茶和瓜子,还不用自己打扫卫生,我也挺喜欢去的,不过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

125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你可以试试晚上十一二点去,修仙党的福利。

126L混进哨向区的保洁小妹

道理我都懂,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大半夜去公共休息室(°Д°)

127L五年高考四年复习

他们习惯晚上十点去训练室练搏击,练完搏击躺公共休息室懒人沙发上喝柠檬茶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没有之一。

128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话说首席原来和麒麟训练都是下午人最多的时候,现在改成晚上人少的时候了……

129L杭州塔苦逼前台

卧槽好虐!

130L一个严肃的双眼皮

话说确实下午训练人比较多哦,医务室开着能用的房间也比较多,晚上训练项目好像挺少的。

131L永远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所以是首席没有走出来还是师傅故意的。

132L杭州塔苦逼前台

不管哪个都很虐好吗!什么都不说了我站师傅!

 

133L鱼在我这里

啦啦啦我不管你们啦,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竹马续一秒,他们俩撇下我去约会了。

134L我的大大一去无影踪

???大大???

135L鱼在我这里

我们下午开完会他俩就跑了,对,抛下了我,把车留给我了,但这点北京路况是要我死,讲道理正常朋友聚会应该带我吧。

136L塔里什么时候涨工资

剧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T.B.C


有谁看过凶宅笔记吗?我已经完全懵逼了,谁能给我捋一下他们仨关系,真龙到底什么时候上的老秦的身,什么时候是老秦什么时候是真龙,我已经完全懵圈了,感觉前后bug太多啊,以及,逼我站3p,还不算白开爸爸

每次看人家批判ooc我都在想啊……我ooc了,下次一定改,然后继续欢快的奔跑在ooc的康庄大道上,个人能力有限啊……
(((o(*゚▽゚*)o)))
我没下限没节操,不涉及反人类的伦常和法律我都能津津有味地吃下去,有些鬼畜还能戳到我萌点,实在不对胃口的关掉就好了,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去怼作者,因为我也码字,写文没功劳也有苦劳啊,可能是因为我至今不会打字指法,打字超慢吧……
我个人理解是同人既然是同人,那就一定会有发展和再创作的,同人是在原作的基础上发掘创造新的东西,不管是原著风或是ooc,都是在尝试发展新故事新形式,只是成功或者不太成功的区别而已,大家都在为自己喜欢的努力啊。
作者ooc的或者文笔不太好的,我相信一定会有进步的,优胜劣汰,不好的热度不高作者一定会改进,友善的评论作者也一定接纳,毕竟不是谁看到特别犀利的话都能冷静下来思考对不对。
不是所有文都是精品,不是所有作者一上手就是惊天巨制,不喜欢关掉让它沉底就好了。
我个人反正是不喜欢的关掉,喜欢的点心心然后疯狗一样赞美。
当然恋童和各种歧视🙂骂到你妈都不认识你!
侮辱原著角色和抄袭,呵呵,圈外人都帮着轮挂人啊亲,这是原则。
欢迎和我讨论~

画的好好看!谢谢小天使!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小天使么么哒(^з^)-☆

墨珏Mugen:

啊脑子下午仿佛进水……撤掉改了个致命的bug😂
嗯太太不好意思啦还要再圈你一下23333 @宸映八_cp混乱鬼畜变态慎重关注 不过真的好喜欢嗑瓜子打扑克的人鱼吴诶嘿!

【瓶邪】人鱼饲养手册

!!!!警告!!!!

无法避免的ooc

人瓶X人鱼邪,我知道ooc是我不对,但是我真的好想看人鱼auQAQ

以及大半夜鸡血上头写的人鱼车,各种私设,十分不建议观看

 以上


------------------------------------------------------------

人鱼,有人叫它美人鱼,有人叫它塞壬,东方古典叫法是鲛人,但是无论如何它们长相是一样的,美人脸人身鱼尾。
西方传说里塞壬歌声惑人心神,引诱往来水手,东方传说里鲛人滴泪成珠,童话里小美人鱼为爱变成了泡沫。也有人说塞壬是大鸟,但是神话传说哪有真假之分。
总的来说,人们相信人鱼传说来自于一种长相像脸糊在玻璃上的丑到迷茫的海洋生物儒艮,兴许是物极必反,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它渐渐变成了妖艳贱货。
鬼知道它怎么变这么美的。
但是无论如何,它是传说。
至少张起灵之前是这么认为的。

那天风和日丽,傍晚彩霞满天,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张起灵骑着小黄车绕环海路进行日常锻炼顺带呼吸新鲜空气。
骑到礁石嶙峋的拐角的时候,张起灵的耳朵捕捉到了一点不那么寻常的声音,像是痛苦的呻吟,却带着歌声一样的悦耳的调子,很诡异。
当时路上人尚有,跑步的人不时经过,却只有张起灵一个人停下,不是说人们没爱心,换种说法,只有他一个人听见了。
正常情况下人耳能听到范围是有限的,但总有些例外,比如张起灵,他捕捉到了别的声音。
天渐渐黑下来,现在又是秋末,本就人少的环海路更是空无一人,张起灵定了定心神,跨过防护栏向呻吟来源走去。
礁石上长着滑腻腻的水草,还有划手的藤壶和海蛎子,热心市民张先生凭借过人的体能翻到了礁石后面,下面就是海水。
然后——
他看到了一条人鱼。

他很难使用正确的量词,是个或是只,这无所谓,重要的是,那是人鱼。
天色太暗,但也能看出小腹下不是什么引人遐想的暧昧的身体,而是闪闪发亮的,一片片的,鳞片。鳞片与身体拼接的地方正是人鱼线的位置,或者说,人鱼线这个词来源于此。
人鱼长发湿淋淋的粘着水草,耳鳍半透明张开,虚弱的趴在礁石上,空气中还有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所以,那个歌声,是求助。

听到声响人鱼抬起了头,目光与张起灵相接。
是哀求。
这条人鱼在哀求。
已经封海了,现在的大海是海洋生物的天下,好像最近新闻说海里发现鲨鱼,请市民们注意安全不要下海嬉戏。
这条人鱼是被鲨鱼围猎了吗?

正常人此时可能有几种反应。
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可能大喊一声然后晕过去,心理能力强有担当的可能会打110报警顺便提醒警察叔叔联系中科院,犀利承受能力更强八卦且爱财的可能会打给杂志社卖一手资料。
也可能有薄雾迷弟迷妹拍照发微博问男神这是人鱼吗。
可惜张起灵什么都不算。

他拍了拍人鱼的头,说了声:“等我一会儿。”也不管人家鱼听没听懂就骑着小黄车风驰电掣地回了家,停好车,上楼拿了个干净床单又开车回了海边。
人鱼还趴在礁石上,似乎是因为失血更虚弱了,听到声音都没有回头,张起灵把床单沾湿,小心翼翼地把人鱼裹到了床单里。
也不知是没有了力气还是出于信任,人鱼乖乖没动,顺从的被张起灵抱到了后座上,跟着老张同志回了家。

为了躲摄像头,张起灵下了车抱着人鱼开始爬楼梯。
人鱼不轻,爬到六楼的时候他额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喘息声也重了起来,人鱼长长的头发从肩上划落,纠缠着一格一格扫过楼梯。
人鱼伸出手去捞头发,张起灵才发现在人鱼的手指间有薄薄的一层膜,随着手指的动作张合。
捞上头发后人鱼也不嫌脏,团了团塞在了怀里,然后用手去擦张起灵额头上的汗珠,人鱼的皮肤很凉,像海水一样。

感谢设计师设计安装的浴缸,虽然依然不够大,但至少能盛下人鱼的尾巴。
打开浴室的灯,把人鱼放进去,放水,当然是凉的,张起灵还贴心的放了半包盐,但是不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
张起灵这才开始仔细观察人鱼。
头发是接近黑的墨绿色,又长又密,像海中的海藻,鳞片是青紫色,末端已经剥落了,水中有丝丝血渗出,上半身属于人的身体也有大大小小新鲜的伤痕,锋利的齿痕还翻着肉,显然是经过了残酷的搏斗。
脖颈意外的好看,线条优美像是天鹅,眼皮耷拉着,睫毛半遮着眼睛,一副疲惫的样子。

张起灵挽起袖子拿下花洒细细的冲洗人鱼沾了泥砂的头发,人鱼翻身趴在浴缸边缘,发出类似海豚的声音,很轻,像是在歌唱。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张起灵问人鱼。
人鱼哼曲子一般回应。
张起灵:……
换个说法。
“听得懂你就点点头。”
人鱼欢快的点了点头。

太诡异了。
真是太诡异了。
他和一条人鱼共处一室相敬如宾,更可怕的是,他一点也不尴尬。
第二天他就上某宝订制了一个超大鱼缸,自带循环系统,毕竟,浴缸旁边就是马桶,太尴尬了。
当人鱼透过鱼缸玻璃看他时,他竟然有了种,微妙的,类似金屋藏娇的错觉。

人鱼或许有名字,回家第一天他就发现人鱼脖子上挂着一个长满绿藻的贝壳,光滑的一面刻着“吴邪”两个字,他无法判断是人鱼使用汉字还是人鱼捡了这个贝壳,毕竟人鱼不会说话,只会唱他听不懂的歌,无论如何,他决定用“吴邪”来称呼人鱼。

“吴邪。”他站在缸前叫他。
吴邪脸对着他吐出一串泡泡,然后尾巴猛地击大水面跳出鱼缸——
稳稳地落到他怀里。

这是不久后发现的,吴邪可以在空气中待很长时间。
除了晚上睡觉他大部分时间都拖着尾巴在外面,用他带着薄膜的手嗑瓜子看电视。
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事实如此。
吴邪是条很不羁的人鱼。

比如他喜欢嗑瓜子看电视,比如他喜欢泡澡。
张起灵去上班的时候无所事事的吴邪会自己“啪嗒啪嗒”爬去浴室放一浴缸热水泡澡,张起灵身份害怕他把自己做成汤。
有时他下班回来也会看到吴邪坐在带靠背的塑料椅子里,漂亮的大尾巴还搭在自己的鱼缸里看百家讲坛。
吴邪心情好的时候会唱歌作为回报,惑人心魄,怪不得那么多水手会丢了魂,幸好吴邪是条善良的鱼,他只会让张起灵放松精神。
同事纷纷表示张同志最近看起来状况不错,今天笑了两次呢。
张起灵的回答是:“我养了一条鱼。”

张起灵没法判断他养鱼的方法对不对,毕竟别人家鱼不会看电视泡热水澡,但是他感觉他的人鱼很健康。
冬天到来的时候吴邪不那么活跃了,有一天早上,张起灵发现他静静的躺在浴缸底部沉睡,呼吸很慢,偶尔有一两个泡泡浮上来,墨绿色的发丝想水草一样轻轻游荡。
这个冬天很寂寞。

柳树抽芽的时候吴邪才醒过来,第一反应是爬到冰箱前补充营养,只有半块猪肝,吴邪嚼吧嚼吧吃掉了。
等上班族张先生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冬眠醒来的吴邪坐在其专属小板凳上看王津男神修表。
“过来。”张起灵坐到沙发上摆摆手。
吴邪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用尾巴甩了他一脸水。


一只晃晃悠悠的小渔船


T.B.C?


如果三天内没有更新大概就没有……了吧……

半夜一定要早睡早起,夜深人静的时候脑子里没好东西

以上


抽到狗子啦抽到狗子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点梗吧,我挑喜欢的写,之前有妹子跟我说过病娇吴邪,我得酝酿酝酿,有点难

论工科生讲段子(all邪)

我跟你们讲这个人是个神经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乐鸡翅:

工科生学业太累了,待会儿还要编程序,真的好久没写东西了,以后每天都更一更,小段子或者小短文吧……真的太忙了


我其实不站all邪的,但是 基友@宸映八_cp混乱鬼畜变态慎重关注 站,啊啊无所谓啦


吴邪为了和闷油瓶永远在一起
造了一台速度为0.99c的宇宙飞船
利用薛定谔假设的叠加态
在宇宙飞船上叠加了地球上的张起灵
此时以地球上的张起灵为参考系
飞船的时间膨胀
根据计算得出地球上张起灵的一秒相当于飞船上张起灵的0.14秒
但不幸的是
以飞船上的张起灵为参考系
地球的时间膨胀
根据计算得出飞船上张起灵的一秒相当于地球上张起灵的0.14秒
由此得出结论
吴邪没有好好学大学物理





吴邪为了让黑瞎子不失明
采用动物组织培养技术
为黑瞎子培养了一双眼睛
但不幸的是
张起灵从中使坏
把黑瞎子的干细胞换成了猫的干细胞
吴邪费尽心思终于解决了猫和黑瞎子的排异现象
使黑瞎子重见光明
于是每到晚上吴邪睡觉的时候总会看到一双炯炯的眼睛





张起灵因为使坏被关禁闭
然后他饿了
看到了一株高茎圆粒豌豆和一株矮茎皱粒豌豆
张起灵利用豌豆杂交技术
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
培养出高茎皱粒豌豆
甜美可口
吴邪吃了赞不绝口




吴邪去救被困在青铜门的张起灵
首先利用地下水力发电
然后电解水得到氢气和氧气
再利用催化剂让氢气与氮气反应得到氨气
氨气与氧气生成一氧化氮
再利用催化剂让一氧化氮与氧气反应二氧化氮
二氧化氮溶于水得到硝酸
利用硝酸将青铜门融了一个狗洞
但是人的身躯怎么能从狗洞里爬出!
于是张起灵拒绝爬出去

我是一个你他妈当语气词,日常操/你/吗,你麻痹,小贱人小婊砸傻逼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嘿嘿,去ktv唱千年等一回,乐器只会吹口哨,最爱麻辣烫麻辣香锅撸串的人,可我的梦想是写小清新文艺文……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