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被风刮跑啦
三观不正
想写啥写啥
还是写甜文吧……

我要被老吴这个我不干甜哭了他怎么这么可爱⁄(⁄ ⁄ ⁄ω⁄ ⁄ ⁄)⁄
张天仙怎么那么不解风情ˊ_>ˋ
我和菇菇已经脑补了一晚上puppy吴了不行了快被可爱死了
你吴在外炫酷狂霸拽吴小佛爷,一遇张天仙秒变傻白甜小奶狗,问题是天仙他毫无波动着就很尴尬了
想念师傅,师傅快来顺顺毛

和菇菇达成共识⁄(⁄ ⁄ ⁄ω⁄ ⁄ ⁄)⁄
鉴于我傻白甜的本质,菇菇大概要一直刀了

瓶邪-段子

我们去超市买肉馅的时候超市的机器坏了,售货员只能简单的把肉切成小条,我只好让闷油瓶第二天上午剁一下肉馅。
第二天我正在睡懒觉,只听厨房“duang”一声巨响,吓得我赶紧爬起来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只见案板断成了两半,闷油瓶拿着豁了口的菜刀无辜得看着我。

————————————
跟菇菇聊天,我说瓶邪好虐啊,十年把那点喜欢都磨平了他俩现在过的太平淡了,一点可能都没了(对我虐点就是很奇怪我也没办法ˊ_>ˋ
然后菇菇就一直补刀一直补刀一直补刀……

【花邪】人间烟火(小甜饼一发完)

ooc

流水账

很水很短很无聊

我发现我不用补作业的时候我就写不了多少字

其实是个段子

---------------------------------------------

解雨臣小时候跟二爷学戏。

二爷爱吃面,清汤阳春面,连油星子都没有,解雨臣跟着二爷吃面得就两碟小咸菜。

后来家里人提醒说二爷,解少爷长身体呢,您这太素了,然后解雨臣就成了就着辣鸭脖和咸菜吃清汤面。

二月红很少对他提起丫头,只是他回北京之前二月红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其实你师娘做面一点也不好吃,太淡了。

这句话除了解雨臣谁都不知道,直到他告诉吴邪。

可能长沙饭太辣了,二月红一吃清汤面就觉得这姑娘好单纯毫不...

快被菇菇文里的小鱼甜死了然后我跟她说我要改名叫小鱼
然而我还没有抽到辉夜姬不能改名ˊ_>ˋ

【黑邪】2017/7/6(傻乎乎的小甜饼一发完)

ooc预警

师傅被我写的傻乎乎的,大邪也被我写的傻乎乎的,好吧其实是我傻乎乎的

可我还是爱他们

 有暗示的一八,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不打tag,自行避雷

------------------------------------

2017年7月6日,北京下雨了。

下午的天也阴沉沉的,吴邪打着伞溜溜达达在王府井大街上转弯,一辆出租没有,他估摸着照这速度天黑前他够呛能走到黑瞎子家里。

景区人还是很多,来来往往的出租车都他妈有人,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他把出租让给了他旁边的黑长直小姐姐,小姐姐粲然一笑上了车,出租车溅了他一裤腿水。

一辆摩托车突然停在他眼前,黑瞎子穿着工字背心,对着...

被屏蔽到绝望……外链也不行……

夭寿啦!大大抢粉丝老公啦!

锁着锁着文发现那篇瓶邪abo的被屏蔽了……
天地良心那么小清新都给我屏蔽了,我撞树的开车文没事……
其他的我自己锁了,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据说是误伤?但是确实被屏蔽了一篇

吾日三省吾身
想看文吗?想。
想写吗?不想。
怎么办?菇菇快考完试了吧……

© 宸映八_不抽到辉夜姬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