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映八_没错我是小清新

18.85线小清新高甜同人写手
all邪/一副八/二丫/盾铁/冬叉/狼队/银鹰/锤基/
吴邪啊你是我的白月光心中某个地方
无节操all向爱好者我爱修罗场
看文写文不带脑子和三观
越丧病越变态我越喜欢
阴阳师只站攻受不站cp,什么cp我都吃
渴望茨木丧心病狂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茨木
想要茨木
茨木使我快乐
我的生命之光
我的欲念之火
谢谢你关注我,给我评论,给我心心,爱你啊

菇菇太太(对就是菇菇太太)要写黑邪花式啪啪啪了,大家鼓掌!
我们来一起给菇菇太太比心心!

茹茹太太要给我写万邪~
等我考完试给茹茹太太写花邪( ´▽`)
不要急,欠的债考完试会一一还上的,我记得论坛体和高考作文,还有妹子点的病娇邪
考完试回来就写(突然落泪)

有种错觉
-
我那日路过北极圈的时候见到一个冰屋,我凑近看了一下,里面围坐着三两个人,双腿鲜血淋漓,大骇。
一人割下块腿肉自己尝了一口又递给了别人,吃肉的人无不露出微笑,更让我惊骇的是他们竟一一割下腿肉互相啖食,天哪,这哪里是人间!
他们瞧见了我,拿起插着肉的刀朝我露出微笑:“你要不要来一口。”
我连忙摇头离去。
-
冷圈是非少,不撕逼,没多少人怎么撕ˊ_>ˋ
大家都是小天使!
背书背饿了,想吃鸡蛋灌饼

段子-学到天亮

苏万在北京刷夜,左手咖啡右手笔,桌子上摆着《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学到傻。
黎簇在杭州空调坏了的小楼睡觉,搂着吴老板。
苏万又背完一页,崩溃地给黎簇打电话:“恋爱中的道德规范包括自觉承担责任,它是风雨中共同撑起的一把伞,是暮色里急切盼归的一种情,是寒夜灯影下温暖的一杯茶……”
黎簇:“……你嗑药了?”
苏万:“Sam,as the project manager……”
黎簇果断挂了电话。
“怎么了?”吴邪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地望着黎簇。
“没事儿。”黎簇拿着电话上了床,“还好你当初拉我下水没让我上大学。”

---------

开玩笑的,上学很重要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
我们宿舍学霸最近可悠闲了……
吴邪的女人绝不认输TAT
学到天亮
最近可能经常会有这种深井冰的段子,不打tag了就

(;´༎ຶД༎ຶ`)

段子-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太小,黑瞎子嘎吱嘎吱骑腿蜷得慌,骑回家比走着还累。
把车停路边,黑瞎子提溜着刚买的小葱进了院子,还顺手扔给吴邪一根冰棍儿。
吴邪热的狗一样,仰在秋千上啃纯冰糖,顺带问一句:“外面热吗?”
“热。”黑瞎子摘了墨镜蹲地下逗狗,揉揉眼镜架下面的汗,“那车子太憋屈了。”
“凑合着吧你。”吴邪笑道,“我现在穷了,要不给你买辆二手山地车?”
“得了吧。”黑瞎子摆摆手,“什么车也没用,根本骑不开,想当年你师傅我我进宫跟溥仪在故宫里骑自行车——”
吴邪打断他,“啥玩意?”
“故宫,溥仪骑自行车还是我教的,徒弟。”黑瞎子揉揉下巴,“这说起来你师兄还是皇帝呢。”
“师傅,得了吧你,大清都亡了。”

-------------
all邪的系列小段子,太短了不打tag了
热哭(;´༎ຶД༎ຶ`)
学到天亮,复习(预习)古代汉语的女人,绝不认输!

你们吃过纯冰糖吗,就是糖水冰棍儿,一块一根,特别凉!

【花邪】颜狗的无营养日常段子

例行ooc
没有任何考据全是我瞎写的,很短的段子
颜狗吴老板和解老板的日常
最大的颜狗是我

剧情梗概:

大发(撩起戏服):来吴邪我给你看个宝贝


---------------
戏园子里热闹,台上演的是《桃花扇》,台下小厮溜溜转的极快,看客喊好,瞅见二楼贵宾坐是个青年,再一看,哟,这不是吴老板吗。
早就有人说吴家当家的在捧戏子。
这场罢了有人请吴老板到后台,吴老板踱着步进了后台看见解老板正卸妆,这会儿刚摘了头面。
旁人都散了,后台就他俩,台上又上了拨人,武戏,好不热闹。
后台太暗,吴邪走进了才能瞧清解语花的脸,卸了妆是解家当家的,台子上是个戏子,除了解家人知道这事儿的吴邪独一个。
吴邪站在解语花后面,烛光一晃一晃,解语花脸也明明暗暗。
吴邪觉得自己大概是个标准的颜狗。
“你要是个姑娘多好。”吴邪道,“我早就把你娶回家了。”
解雨臣没说话,站起来一扫化妆台转身就把吴邪压在了台子上面,吴邪上半身被压着,抬起头看见解雨臣那张脸还带着旦角的妆,解雨臣咬他耳朵,湿热的舌头卷过他耳垂,“不是姑娘你就不娶了,嗯?”
吴邪的长袍被他撩起来了,裤子被扒了一半,他穿着戏服压着吴邪顶。镜子里吴邪红着脸咬着嘴唇,吴邪抬头看了一眼,解雨臣戏服都没乱,水袖还服服帖帖一层一层叠着,他恍惚间觉得自己被个姑娘日了,干脆把头埋在了手臂里。
解雨臣不饶他,一边肏还有空去掐着他下巴强迫他把头抬起来,又凑过自己妆都没花的脸,“人们说吴老板捧戏子,怕是把家里的青梅竹马忘了。”
吴邪恼了,想从他身底下逃走,又被肏得腿发软,动都动不了,“解雨臣你有点度,有我这么捧戏子的吗?”解雨臣此人太邪性,他实在是招架不住,那边戏台上面“况且来且况”,这边他被解雨臣弄得气都喘不上来。
“娶青梅竹马还是戏子,要我说就都娶了。”解雨臣又重重一顶,“您说呢,吴老板。”

完事了解雨臣给吴邪找巾子擦汗,擦完外面擦里面,吴老板坐在自己捧的戏子腿上,裤子都没法穿。
当年留学法兰西,解雨臣谈吐文雅西装整洁,压根看不出来是现在这个样儿,吴邪只能恨自己脑子长在眼珠子上,看见解雨臣的脸脑子一片空白。
当然吴老板不会知道,他俩住一间公寓的时候解老板要对着他的脸撸一发才能睡,谁是颜狗这还不一定呢。

------------
以上,每次事儿一多脑洞就多……

教你写正统abo(别信)大概会被屏蔽吧ˊ_>ˋ

以蛇沼为例
搞笑的别当真

黑瞎子舔了舔嘴唇:“上帝啊,你看那个omega的小屁股,又圆又翘,你是怎么忍住不标记他的。”
张起灵脸色阴沉的瞪了黑瞎子一眼:“离吴邪远一点。”
“哦,算了吧哑巴,他身上可是干干净净的,一点你的味道都没有,公平竞争。”黑瞎子看着吴邪细胞的后颈,那里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标记,空气中弥漫着omega甜腻的信息素的味道,“他家里真是把他保护的太好了,小家伙都不知道用抑制剂,不知道这里多少人对他虎视眈眈吗?”
天哪吴邪的味道真是太美妙了,周围的alpha都不自觉的被他吸引了,试想,一个未被标记的懵懂的omega被一群alpha包围会是什么下场,张起灵冷着脸坐到了吴邪身边,用霸道的信息素隔绝了吴邪。
我会得到他的,黑瞎子得意地翘起嘴角,在床上,他发情期的时候他会哭着求我艹的。

恶搞的翻译腔,不要当真。
想写翻译腔的文ˊ_>ˋ

重点完全错!
我现在已经没办法直视绿色了ˊ_>ˋ
我有种错觉,我要脱离北极圈了!

黎簇:再让我亲一下
吴邪:滚
黎簇:你别让张起灵和黑瞎子亲你了,他俩老不死的活的够久了
吴邪:……

原来花邪er都这么重口味🙋
黑邪意外的纯情
那啥…就是那啥哭的那种…想看( ´▽`)

等我考完试暑假没事儿的时候一定会开个写肉的小号疯狂放飞自我~
我一个曾经从来不看清水文没事儿就下肉文包调教道具多年来all党无节操欧美圈看文的女人的文纯情成这样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ω・。)
昨天把给闺蜜的原创(虽然她现在还没动笔写)写的肉翻出来了,四千多字纯肉我真棒,肉用词就是要粗鄙不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