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对辉夜姬死心
唉ˊ_>ˋ

要被楼下的崽儿嗲死了(((o(*゚▽゚*)o)))
给她买罐头!

【黑邪】离婚(一发完)

史密斯夫妇梗

ooc搞笑文

致力于探讨婚姻爱情的本质!(开玩笑的,但ooc是认真的)

-------------------------------------------

1.
霍秀秀磕着瓜子幸灾乐祸地看着黑瞎子,一个月前他还住在杭州的私人园林里,有二层小楼有车有媳妇还养了一条狗,而现在他自己孤身一人跑回了北京找霍秀秀磕瓜子,人生真是大起大落。

“所以呢?”霍秀秀流畅地吐出瓜子皮,“你们要离婚?”

“还没。”黑瞎子也抓了把瓜子,“先分开一段时间,不过差不多了。”
作为组里第一个脱单的,黑瞎子当初恨不得把吴邪纹脸上,结果过了没几年就要离婚了,婚姻真是爱情的坟墓,霍秀秀摇摇头,更惨的是黑...

【花邪】旅客(一发完)

写个甜饼,假装没有看到更新_(:_」∠)_
----------------------
今年冬天格外冷。

火车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还夹杂着磨牙声和梦话,白天的时候解雨臣和一个哆哆嗦嗦的老太太换了下铺位,他现在也不困,索性先不上床。
老太太给了他一个橘子,下铺都睡了,他也不好意思站人家床边剥橘子,套了个皮夹克去了车厢连接处。
没想到已经有人在那儿了。
车厢里灯已经关了,那人倚在车门上抽烟,烟头一明一灭,身形修长。
背着月光,只能看到剪影,解雨臣眯了眯眼,闻到隐隐约约被烟味掩盖住的气味。
“烟瘾犯了?”解雨臣走上前靠到他对面的车厢上,窗外是月光下的大片农田,原处是村庄,红砖房一座座闪过。
对面的人抬头看了他...

【黑邪】土豆猪蹄土豆粉(一发完)

我挚爱的四合院三人组。
我们宿舍有蚊子!有蚊子!要疯了!
-----------------------------
霍秀秀出门旅游带回一箱土豆粉。
土豆粉是当地特色,比红薯粉条粗一些,更筋道,炖菜的时候也能更入味,其实她是去看瀑布和桃花的,但是只记住了土豆粉。
她去探望拜师求艺的吴邪顺便给他们送过去土豆粉,打开院子门的时候吴邪倒立着靠在墙上还给他打了个招呼,黑瞎子拿着马扎坐在一边嗑瓜子。
瓜子是干炒的,黑瞎子在路边买的,瓜子仁饱满干脆,非常香。吴邪虽然倒立着,但他能清晰地看见瓜子皮从黑瞎子手里飞出去以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在他旁边的砖地上,地是要他扫的,但是他又不能说脏话。
“东家,来点瓜子。”黑瞎子招呼霍秀...

【簇邪/黑邪】慈禧太后和青椒炒肉丝(一发完)

向爱青椒人士致以歉意_(:_」∠)_
菇菇生日快乐🎂🎊🎉
(((o(*゚▽゚*)o)))
-------------------------
黎簇坐在吴邪家里。
吴邪家厨房是半开放式的,一股浓郁的青椒味钻到黎簇的鼻腔里,有点苦又点呛,还夹杂着被青椒糟蹋过以至于不太香的猪肉味。
吴邪沉默地系着围裙在厨房炒菜,肃穆的脸和充满烟火气息的厨房格格不入。
黎簇也沉默地看着他,思维顺着青椒味一路回到沙漠上干巴巴的青椒炒肉丝上面,他一直不喜欢青椒,那点因为饿的喜欢不算。
“我说吴邪。”他打破沉默,“你就请我吃青椒炒肉?”
“青椒炒肉怎么了。”吴邪头也不抬,“富含维生素c,还救过你的命。”
他知道,黑瞎子的事儿他都知道,黎...

【黑邪】昆明塔(乱七八糟一发完)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_(´ཀ`」 ∠)_
全文都是胡说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
昆明塔是北京最后一个大厦,昆明塔建成后人口衰败愈发严重,人口持续负增长一年比一年严重,没有那么多人,也就不需要建那么多大厦了,所以总有人说昆明塔是中国人口红利最后的辉煌。
但事实上,不建大厦只是因为北京太挤了,所有跟钱有关系的都主动或者被动的搬出去了,北京如愿的变成了政治和文化中心,这样的北京不需要太多的人和太多的高楼,不仅不需要建,还拆掉了好多,因为昆明塔是吴邪设计的,所以它作为一个文化标志留下来了。
有人说昆明塔是中国人文意识觉醒的开端,因为这座大厦对残障人士非...

【簇邪】若我不见(奇奇怪怪一发完)

*卡文期间的一个尝试,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严肃文学!
哈哈哈哈哈哈并不是啦_(:_」∠)_
我写的这个东西的奇怪程度我觉得不是简简单单可以用ooc来概括的
------------------
我喜欢春天,春天的风是暖的,痒痒的撩过人的面颊,风吹透衣服也不会觉得凉,是最适合单穿毛衣的季节,就像我第一次看见吴邪那样,也是现在这样。
吴邪穿着砖红色的高领毛衣,袖子撸到手腕的位置,一只黄色的短毛流浪狗围着他绕圈献殷勤,他低头朝那只流浪狗微笑,扔给它一根牛肉干。
我就是这样爱上他的。
我当时站在离他十米不到的位置,我其实眼睛不是很好,有轻微的散光加近视,但那天我看他看的那么清晰,我可以看到他纤长的睫毛,上翘的...

【瓶邪】梦里偏知身是客(一发完)

*标题化用了李煜的诗,有点断章取义了,而且此客非彼客,就当作明明知道是梦的意思就行了,除了客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合适……(文盲的悲哀)

菇菇建议下改了偏知~

*挺短挺矫情挺没有内容的,唉,惨
*ooc
-------------------------

吴邪梦到自己在爬山,山很高,高耸入云,一眼望不到山顶。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拼命,连歇都不歇,他爬到气喘吁吁双腿打颤每一次抬脚都是一种折麽,可他停不下来。
一只手突然冒出来握在了他的手腕上,他抬起头,眼前是张起灵那张淡漠的脸。
他笑笑,“你又来了。”
张起灵不语,他拽着吴邪的手一言不发的继续向上爬,到最后几乎是背着筋疲力尽的吴邪爬到了山顶。到山顶后他放下了...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我要杀人了!

【黑邪】大师大师你听我说(搞笑段子一发完)

标题请自行脑补“奶奶,你听我说”。
-------------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大师,黑瞎子给大师讲道理。
黑瞎子说:“大师大师,你救救我徒弟,你看他脖子上血要滋出来了。”
吴邪被他抱在怀里,脖子上缠了一圈又一圈被洇红的纱布,黑瞎子用手死死按住出血量最大的地方。
大师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他生前已经打理好一切,你不要太过伤心了。”
“哪能啊。”黑瞎子摇摇头,“大师他可还没死呢,来,徒弟,给大师比个耶。”
吴邪艰难地睁开眼看了他一眼,颤悠悠地伸出了中指然后昏了过去。
大师说:“回光返照。”
黑瞎子说:“大师,我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徒弟,您得救他。”
大师说:“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只能...

© 八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