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花邪】颜狗的无营养日常段子

例行ooc
没有任何考据全是我瞎写的,很短的段子
颜狗吴老板和解老板的日常
最大的颜狗是我

剧情梗概:

大发(撩起戏服):来吴邪我给你看个宝贝


---------------
戏园子里热闹,台上演的是《桃花扇》,台下小厮溜溜转的极快,看客喊好,瞅见二楼贵宾坐是个青年,再一看,哟,这不是吴老板吗。
早就有人说吴家当家的在捧戏子。
这场罢了有人请吴老板到后台,吴老板踱着步进了后台看见解老板正卸妆,这会儿刚摘了头面。
旁人都散了,后台就他俩,台上又上了拨人,武戏,好不热闹。
后台太暗,吴邪走进了才能瞧清解语花的脸,卸了妆是解家当家的,台子上是个戏子,除了解家人知道这事儿的吴邪独一个。
吴邪站在解语花后面,烛光一晃一晃,解语花脸也明明暗暗。
吴邪觉得自己大概是个标准的颜狗。
“你要是个姑娘多好。”吴邪道,“我早就把你娶回家了。”
解雨臣没说话,站起来一扫化妆台转身就把吴邪压在了台子上面,吴邪上半身被压着,抬起头看见解雨臣那张脸还带着旦角的妆,解雨臣咬他耳朵,湿热的舌头卷过他耳垂,“不是姑娘你就不娶了,嗯?”
吴邪的长袍被他撩起来了,裤子被扒了一半,他穿着戏服压着吴邪顶。镜子里吴邪红着脸咬着嘴唇,吴邪抬头看了一眼,解雨臣戏服都没乱,水袖还服服帖帖一层一层叠着,他恍惚间觉得自己被个姑娘日了,干脆把头埋在了手臂里。
解雨臣不饶他,一边肏还有空去掐着他下巴强迫他把头抬起来,又凑过自己妆都没花的脸,“人们说吴老板捧戏子,怕是把家里的青梅竹马忘了。”
吴邪恼了,想从他身底下逃走,又被肏得腿发软,动都动不了,“解雨臣你有点度,有我这么捧戏子的吗?”解雨臣此人太邪性,他实在是招架不住,那边戏台上面“况且来且况”,这边他被解雨臣弄得气都喘不上来。
“娶青梅竹马还是戏子,要我说就都娶了。”解雨臣又重重一顶,“您说呢,吴老板。”

完事了解雨臣给吴邪找巾子擦汗,擦完外面擦里面,吴老板坐在自己捧的戏子腿上,裤子都没法穿。
当年留学法兰西,解雨臣谈吐文雅西装整洁,压根看不出来是现在这个样儿,吴邪只能恨自己脑子长在眼珠子上,看见解雨臣的脸脑子一片空白。
当然吴老板不会知道,他俩住一间公寓的时候解老板要对着他的脸撸一发才能睡,谁是颜狗这还不一定呢。

------------
以上,每次事儿一多脑洞就多……

评论(12)
热度(246)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