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画师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黑邪】蛇(短段子一发完)

我捂住鼻子,但是鼻血还是止不住的流,我踉跄着去找纸巾的时候一部分血顺着喉咙咳了出来,瞬间喷了一地。
过了很久血才止住,大量失血导致我现在还晕晕乎乎的,鼻腔疼到发麻,我很久之前身体就受不了费洛蒙的刺激了,所以才找了黎簇,可是现在黎簇没用了。
在黑瞎子找那座盲冢的时候我就该意识到不对劲,可惜安生日子过太久我都松懈了,根本没有盲冢,他只是支开我自己去送死。
我觉得他这种死前非要见我一面的心思很搞笑,他要不见我我根本意识不到他死了,他本来就神出鬼没,他要是非寻死我不拦着他,倒不如让我觉得他去哪快活了,但是现在我非常清楚他死了,我不知道尸体在哪,留下的只有蛇。
这些蛇是用来传递其他信息的,但是无所谓,那些消息虽然没用,但是里面有他。
我歇了一会儿,吃了片止疼药。
视角翻天覆地的,我差点恶心吐,我适应了一会儿才发现是他在拎着蛇走,我周围全是蛇,密密麻麻的,正是我找到这堆蛇的笼子,他把笼子门关好以后蹲在地上看了这群蛇一会儿突然笑了,然后冲着蛇甩了个飞吻。
这些蛇是他留给我的。
我跪在地上崩溃的哭了出来,眼泪顺着鼻血混了我一脸,我捂住鼻子血就顺着手指缝往外流,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总觉得他还在屋子里,要是他在肯定会有办法帮我止血,之前几次都是靠他。
但是他不在,血还在流。

—————————————
学到天亮

评论(21)
热度(84)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