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瓶邪】人生如此(灵魂伴侣au,一发完)

就是那个遇到灵魂伴侣才会变老不然一直停留在18岁的设定,但是有私设而且私设不严谨所以肯定会有逻辑上的问题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就这样吧……

可能是你见过最不唯美的灵魂伴侣au,我也想当个很文艺的写手啊……

ooc吧,因为我觉得可能很多人的理解和我不一样,毕竟我脑洞清奇

以上,想到别的再补充


-------------------------------------------------

0.

就在吴邪拿着匕首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只蚊子悄无声息地在他手腕上叮了个包,等手腕感觉到痒的时候已经红了一大片,越挠越痒越不舒坦,于是手腕上那个名字就愈加刺眼。

感谢蚊子,他终于为第一刀找到了合适的位置。

1.

世界上只有百分之十五的人拥有灵魂伴侣,在吴邪前二十多年的生涯里只见过两例。一例是他爷爷和霍仙姑,最后他爷爷用烙铁烫掉了手腕内测的名字,他奶奶也最终破涕而笑从解家泼辣的小姐变成了吴家稳重的主母。

另一例是他大学室友。

室友姓姬,自称皇族,姬室友手腕上的姑娘姓齐。姬室友遇到齐姑娘那年二十,只享受了两年的不衰老buff便迅速坠入爱河,齐姑娘那年十八,根本没有享受到灵魂伴侣特殊待遇。俩人恩恩爱爱恨不得马上就登记,吴邪和其他室友当年最大的乐趣就是每晚点着烟在阳台看姬室友和齐姑娘在女生宿舍楼下依依惜别。

后来听说姬室友和齐姑娘毕业就领了证,没分过手没吵过架,教科书般的天作之合。

只能说那些想长生的人点背,没有灵魂伴侣,不然没准儿能多活两年。他和胖子侃大山的时候也讨论过在遇到灵魂伴侣前把他干掉能不能长生,鉴于人性之恶与历史事实,肯定不行,不然长生的人街上现在肯定一把一把的。

2.

吴邪化名关根的时候听同队的摄影师讲过一个血腥爱情故事,我们可以叫女主凄凄。

凄凄是个心里有诗与远方好单纯毫不做作的业余模特,人生最大的梦想是去丽江开客栈,她手腕上出现惨惨的名字以后她的梦想变成了和惨惨一起在开客栈。

“那挺好的。”吴邪叼着烟握了握自己的手腕。

“本来应该挺好的。”摄影师同款姿势叼烟,远处黄沙漫漫,太阳渐渐没入沙丘。

可惜惨惨手腕上不仅没有凄凄的名字,还有男朋友。

后来人们在凄凄装修的客栈地下找出了惨惨的身子,在凄凄的衣柜里找到了惨惨的头。

吴邪听的脊背发凉,握住手腕心想摄影师是不是姓汪,这他妈暗示性太强了,现在他的替身连手腕上的字都有了?不应该啊,就算汪家人知道了也不至于认为吴邪丧心病狂到杀了张起灵吧,他在别人眼里真的是蛇精病晚期?

摄影师看着远方沙丘掐灭了烟,过了半晌才又说道:“我是惨惨男朋友。”

吴邪没话说,只能拍了拍他肩膀说节哀。

过了没两天傻黎簇发现了他手腕上的刀疤,如果黎簇认识吴邪认识得早他兴许能认出被一道道疤挡上的那个名字是张起灵,但是事实上他只能脑补青涩少年吴邪在手腕上纹了初恋的名字,后来分手吴邪一气之下变成了精神病还自残,其实某种意义上他猜对了一半。

从此他看吴邪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同情。

3.

吴邪脸嫩,不仅能伪装大学生,穿上运动服偶尔还能伪装高中生,除了眼睛,眼神骗不了人。吴邪第一次用自己的脸穿唐装的时候有种偷穿了他爹衣服的怪异感,那会儿他脖子上还没有疤,光滑又苍白,他抬起头一颗一颗地系唐装的盘扣一直系到喉结的位置,镜子里是张十八岁的脸,却有三十岁的眼神。

他板着脸努力回想上次扮成三叔时装逼的样子,可惜现在身边没有潘子,而王盟比他还怂,太惨了,吴邪心里叹了口气。

下面坐着的后生见吴邪不说话逐渐提高了音量,无非是吴邪战利太多了云云,吴邪眯着眼瞥了他一眼,就见那后生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嘴里的话也嘟嘟囔囔听不清了

卧槽你脸红个屁啊,吴邪懵了。

直到他开始收到那个刚成年的后生送给他的玫瑰花,吴邪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先不说咱俩都是男的,我都三十了你觉得咱们合适吗。

后生一脸震惊,喊着我不信我不信哭着跑了出去。

吴邪不得不正视自己三十了还顶着十八岁的脸的事实,一种可能是他的灵魂伴侣还没有出生,另一种可能的那个人遥不可及。

他从来没在张起灵身上见过人的名字,只有一只出现方式很猥琐的麒麟。

4.

他没想过张起灵哭的样子,所以看到雕像脸上的眼泪的时候一万个懵逼,那种懵逼感甚至压过了他心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好像小猫挠一样的感受。

然后他马上就和张起灵一起哭了。

手腕上传来的灼痛让他死去活来,他倒在地上紧紧地握住手腕,就像整个手腕都被碾碎一样疼,他张张嘴却只有嘶嘶的呼吸声,生理性的泪水顺着他的脸滴到青石板地上。

卧槽这雕像有毒,太不要脸了,竟然借张起灵坑他,吴邪心想着吾命休矣要不爬起来亲这雕像嘴唇一下圆个梦吧,还没等起来手腕上那种疼却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张起灵三个字。

吴邪躺在地上苦笑了一声,随手抹了抹脸上乱七八糟的眼泪爬了起来,张起灵的雕像依旧无悲无喜的在那里,一点都不愧疚。

他哆哆嗦嗦地点了根烟,看着烟一点点烧完,天已经黑了,院子里开始落下点点小雪,烟头一明一暗终究是灭了,吴邪站起身盯着雕像咧了个笑说到:“小哥,你可害死我了。”笑得却比哭难看。

有些事注定无疾而终。

第二天吴邪抹了把脸去找大师说自己失恋了,并在大师的谆谆教诲中开始打瞌睡。

一个月后,吴邪收获了自己第一条皱纹。

5.

那么他可以合理推断,张起灵活那么长绝不仅仅是因为张家人的特殊体质,还因为他未出现的灵魂伴侣,毕竟换算一下张起灵也已经四五十了,不应该脸还嫩的像白煮蛋一样。

太不要脸了,吴邪和小鳄鱼一起看夕阳顺便思考人生,单相思也就罢了,灵魂伴侣还搞三角恋。

几年后他接到了张起灵,刚从门里出来的张起灵身上依旧没有灵魂伴侣的印记,他看着吴邪说了句你老了,吴邪笑笑默默遮住了自己手腕上的名字和疤。

虽然福建很热,吴邪依旧倔强的穿上了长袖,除非张起灵同志忘了自己叫什么,不然他真的没法解释自己老了和张起灵存在的必然性,先不说灵魂伴侣,天仙张起灵可能连同性恋都不知道是什么。

心在桃园外,兀自笑春风,谁也进不了他心里。*多年前的评价放现在仍旧合适。

张起灵太理性了,吴邪自问对他也算掏心挖肺,他都不计前嫌没举着手腕逼老张同志和他谈恋爱,老张再怎么说也不应该联合他二叔一起坑他,张起灵没有想到,或者说根本不会想到这样太过绝情,没毛病。

吴邪穿着拖鞋大背心在南海某不知名村里溜达,内心无比凄惨悲凉。

手腕上的字总是偶尔传来阵痛,张起灵回来后更甚,像是提醒他不自量力的相思,从始至终张起灵身上的纹身只有一个,那是代表他身份和使命的麒麟,处对象这种小事会影响他人生最终目标的实现,比高考前早恋严重多了,使不得使不得。

6.

再后来他们就分道扬镳了,吴邪被架空的什么都没有,只能挎着小篮子在海边挑瓷器,顺便感慨世态炎凉,也再也没有见过张起灵。

再见吴邪不知道是多少年后了,吴邪到了也没结婚,听说是折在了不知名的小斗里,当年惊艳的吴小佛爷也阴沟里翻了船。

后来满头白发的胖子找到了他。

胖子神色疲惫,再不是当年满嘴跑火车的年轻人,他看着依旧年轻的张起灵不住摇头:“小哥,天真没了,你怎么也得去送送他。”

张起灵答了声嗯,困惑那种胸口沉闷的情绪,除却当年盘马老爹的预言,他从未想过吴邪的死亡,也正常,他习惯长生。

灵堂摆在吴邪当年铺子的后院,他失忆的时候还来这里住过一段时间,现在只有一个小小的骨灰盒和黑白的照片,照片里吴邪眼神清亮。

当时好像是在塔木陀,吴邪眨眨眼说会记得他,黑夜里眼睛也依旧发光,说起来他好久没失过忆,似乎也不需要有人再替他记得自己。

他伸手去碰碰骨灰盒,手腕却传来灼痛,好似被碾的粉碎,疼痛过后手腕上出现了吴邪的名字。

他终究也是会老的。

------------------END-------------------

*评价来自三叔,菇菇先插的刀

最近更新好虐导致昨晚更新不虐我都有点怅然若失

标题来自《青蛇》插曲,超好听虽然我的文配不上

没捉虫,可能有错别字……

评论(55)
热度(220)
  1. Tommy八与秋冬 转载了此文字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