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万邪/黑邪】施孤(一发完)

可以看作我之前写的黑邪段子【蛇】的后续,单独阅读不影响(如果你觉得那个段子虐就连起来看,喜欢be的直接单独看前面那篇就好啦)
以及菇菇又睡了
以上
---------------------------------
街上基本没人,苏万拎着个小铁桶跟在抱着黄纸的吴邪后面,现在是十一点半,他们找了个白天车流量比较大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吴邪半天没说话,蹲下来把黄纸一张一张塞进了小铁桶里,把抽了一半的烟扔了进去,风刮来吹起燃成灰烬的纸屑。
苏万看着飞扬的灰烬,嘴里念念有词,师傅你快来拿吧,虽然你生前钱都不知道花哪去了,你上了天钱得省着点花,我估么着你们那儿通货膨胀应该挺严重的。
吴邪瞥了他一眼道,你怎么那么多话。
苏万瘪着嘴看他,师兄,我妈说了,烧纸的时候你得说,要不他找不到。
吴邪又点了根烟,一张纸一张纸的往里续,他顿了顿还是开了口,瞎子,不对,今天十五,该叫你师傅了,我现在挺好的,苏万……我们都挺好的。
苏万也在他身边蹲了下来,火光照着吴邪的脸忽明忽暗,睫毛在下眼睑上打下阴影,像是要哭的表情。
于是他贱兮兮地问吴邪,他说吴邪是要哭了吗?
然后他在吴邪侧脸上亲了一下,吴邪给他吓了一跳,瞪了他一眼。
吴邪紧张的抹抹脸一下站了起来,看着他说道,你疯了,给师傅烧纸呢。
苏万也站起来认真地看着他,年轻的双眼里跃动着火焰,他问,你是和师傅好过吗?
吴邪答,是。
苏万又笑嘻嘻地看着他,那我得告诉师傅,你现在被我照顾的挺好的,烟也少抽了觉也早睡了,我也得告诉师傅别让他给你托春梦。
吴邪冷着脸看着他,忽而又笑了,我有时候就觉得你缺心眼儿。
苏万撒娇一样抱着他,吴邪,我陪你来给师傅烧纸不是为了让你伤心的。
吴邪拍了拍他的背,没有再说话。苏万偷着又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捡起地上剩的黄纸继续塞进小铁桶里,纸灰飘飘洒洒向远方飞去。

纸烧完后苏万拎起小铁桶跟在吴邪身后,夜有点凉,吴邪穿着半袖打了个哆嗦,随手又点了根烟。
走到一半苏万看了看身后,回头前面吴邪没有异样,于是笑嘻嘻的又把桶递给吴邪说道,我刚回头看见一个同学,我去跟他说两句话,你先回去吧。
吴邪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盯了他一会儿才接过铁桶,轻飘飘的撂下一句早点回来小心见鬼后转身离去。
苏万看着他转过街角才又往回走,黑瞎子一身黑的站在刚才他们烧纸的地方,见苏万来了就笑,然后一拳头打在苏万肚子上。
苏万嗷一声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可怜巴巴地望着黑瞎子道,师傅你也太狠了。
黑瞎子甩甩拳头笑道,这是看在你是我徒弟的份儿上,要是别人我就从后面打肾。
苏万索性不起来了,大咧咧地坐在了马路牙子上,一边鼓掌一边说哇师傅你太阴毒了我喜欢。
黑瞎子没理他,也蹲在了他边上问他,吴邪最近怎么样。
苏万回道,挺好的,吃好睡好心情好,还不用担心我整天丧气话不会没事儿联系不到兼偶尔有可能死于非命。
黑瞎子看了他一眼,我又想揍你了。
说真的,师傅。苏万换了认真的语气。你回来吧,咱们一起想办法,你眼睛又不是肯定治不好,就算治不好你回来我替你养老啊,说实话,你走了吴邪挺伤心的。
算了。黑瞎子摇了摇头,我要真能治好我就回来,吴邪太乐观了,我那会儿整天给他打预防针都没用,我就怕有天他早上醒了发现我断气了。
苏万嘴角抽搐,所以你就提前消失?
黑瞎子叹了口气道,他现在还年轻,心态比较好,过两年我怕他想不开。
苏万问他,你是不是想过治好病以后再回来。
黑瞎子说是。
苏万又问,你是不是没想过我会和他好。
黑瞎子看他,问,你是不是还想挨一拳。
苏万摇头,不想,不过师傅,你要是想通了就赶紧回来吧,我们俩都挺想你的。
行。黑瞎子点点头。我要走了,对你师兄好点。
苏万笑嘻嘻地回他,我知道师傅,留个电话呗。
算了。黑瞎子摇摇头。我要活着会联系你们的,拜拜。
苏万目送黑瞎子顺着人行道慢慢离开,现在过了十二点,街上连个人毛都没有,黑瞎子路灯下的背影显得格外孤独,苏万脑子里莫名冒出一句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黑瞎子渐行渐远终于没了踪迹,苏万立马弯下了腰,自言自语道还他妈挺疼。
苏万悄悄拿钥匙开了门,屋里一片漆黑,就一个烟头的亮光飘在空中,格外诡异。
吴邪掐了烟,对他说,开灯。
苏万啪一声打开了灯,战战兢兢地看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吴邪,吴邪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看他,看得死苏万冷汗直冒,心想他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
吴邪皱了皱眉,过来。
然后苏万万般狗腿的坐到了吴邪旁边。
吴邪又说,脱衣服。
苏万抓紧了衣服下摆,今天这日子,不合适吧。
吴邪看了他一眼,直接上手把他衣服下摆扒了上去,肚子上有个拳头大小的淤青。
吴邪愣了一下,苏万赶紧趁机把衣服又拉了下来,讪笑道,同学发酒疯。
吴邪没理他,翻了翻茶几抽屉翻出来一瓶红花油,倒在自己手上搓了搓手示意苏万把衣服拉上去。
刚一碰刀苏万就嘿呦一声嚎了起来,还没揉两下苏万就挤出了几滴眼泪。
疼死了。苏万委屈巴巴的看着吴邪求安慰。
吴邪又揉了两下突然停了手,过了会儿苏万刚想开口问他怎么了,吴邪垂着眼问他,黑瞎子打你了。
苏万眼看兜不住,又想挤两滴眼泪,我知道你想他,但是人死——
吴邪打断他,我看见他了。
这他妈就尴尬了。
苏万舔舔嘴唇本着师徒情义想给黑瞎子找个合情合理不会被打的借口,还没等想起来吴邪手突然动作一重又引得苏万嗷的喊了一嗓子。
吴邪停了手,趁声道,我知道他不想见我。
苏万深知吴邪思维的延展性,怕是要脑补一出大戏,忙道师傅有苦衷的你得信任他。
吴邪说,操他娘的苦衷。
他又问苏万,给他开脱你是傻逼吗?
他叹了口气,你就是傻点,下次见他我替你打他。
苏万没说话,俩眼冒着泪花看吴邪,吴邪抵不住他的目光,伸过头在他嘴角亲了一下,苏万趁机抱住了吴邪,在他颈窝里蹭了蹭。
你是我的,他心想,我才不傻呢。
------------END-------------

我果然在万邪里写了黑邪,我心里好像已经形成两个固定搭配的修罗场了……

评论(14)
热度(188)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