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更狗
菇菇是我的朋友

【黑邪】这多不好意思啊

_(:_」∠)_
我和瞎子是偷偷跟过来的,我们俩约法三章,只跟着,绝对不下墓,下地的三个月没有性生活,因为这是双向折磨,所以我们俩有多憋不住也不能下墓。
我们俩现在在他们隔壁屋子偷听他们计划,众所周知宾馆的厕所隔音是最差的,所以他们的说话声我们听的一清二楚,还是立体声环绕的,但是他们很啰嗦,半天没有重点。
黑瞎子坐在马桶盖上提议道:“来一炮?”
我看了他一眼,麻溜地单膝跪下去解他裤腰带。

“这他妈多不好意思啊,他们还在隔壁呢。”

---------------------

21号补一发售后

有人敲门的时候我还坐在黑瞎子身上没下来,我本来打算抽根烟,但是这一点都不养生,我现在很懒,也不想去开门。

“你去。”我从他身上滚下来踹了他一脚。

然后我就听见门外小花很温柔地说:“吴邪,快开门。”

一般情况下小花这个语气说话肯定要出大事,我当机立断滚起来穿衣服,门外站着微笑的小花和黑着脸的二叔,我讪讪地笑了笑,叫了声“二叔。”

身后黑瞎子“咯咯咯”笑起来也跟着我一起打招呼:“嗨,二叔。”

二叔面色铁青,冲着黑瞎子破口大骂:“谁他妈是你二叔!”


评论(3)
热度(145)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