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画师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黑邪】你妈为什么不乐意你和酒吧唱歌的搞对象(一发完)

好久前的高考作文哪个,而我教科书般的偏题了
采访稿?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格式……
---------------------------
苏万一本正经地拿着录音笔戴着平光黑框眼镜坐在吴邪对面,吴邪戴着一副破墨镜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对面,同时他以非常均匀的速度来回晃动他的椅子靠背。
苏万不乐意了:“关老师,咱们能严肃点不。”
吴邪把二郎腿放下来:“不好意思,看见你我就严肃不起来。”
苏万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吴邪,现在请不要把我当作你从沙漠捡回来的傻逼的兄弟,请把我当作记者,要是我暑期作业没过我就去你家门口上吊。”
于是吴邪严肃起来:“好了苏万同志,你问吧。”
苏万问第一个问题:“关老师,请问你为什么要改名换姓去摄影而不是继续当一个建筑师呢?”
“没办法。”吴邪抽了口烟,“我北京待不下去了,只能到处跑。”
苏万八卦地看着他问:“怎么了?”
吴邪被烟呛到咳了一下,他缓了缓才慢悠悠地回答苏万的问题:“跟我前男友北京认识的,后来不在一起了我就在北京待不下去了。”
“前男友?吴邪咱俩认识两三年了你也没告诉我你有前男友啊,不对。”苏万把椅子往后挪了挪,“你不会看上我吧。”
吴邪呵呵一笑,苏万识相的把椅子挪回来。
苏瓦问:“关老师,讲讲你和你前男友的故事吧。”
吴邪想了想,仰到了椅子靠背上。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年我应该是大三?元旦那天我跟同学到后海酒吧街通宵,那会儿后海还没那么多唱民谣的,比较热闹,怎么说呢,算是一见钟情吧,有家酒吧大冬天敞着门,里面主唱那会儿穿着薄T恤在里面唱摇滚,我当时想老板和主唱必然有一个精神病。”
苏万又问:“然后呢。”
吴邪笑了:“然后主唱转过来看了我一眼,特别帅,他是精神病我也原谅他。”
“有那么好看?”苏万非常好奇,因为吴邪已经不是一般人了,能让他原谅的人得长什么样。
吴邪肯定的点点头:“就是那种特别帅的精神病,你这么一问我想了想他好像也没那么好看,但是主要是吧,他看着就和一般人不一样,万里挑一的精神病,没事就咯咯咯咯笑。”
苏万抽了抽嘴角,干巴巴地说道:“关老师你也不是一般人。”
“后来他唱完歌出来找我,我们俩在胡同里打了一炮,然后就好上了。”
苏万震惊了:“这么刺激?”
吴邪疑惑地看着他:“有问题吗?”
苏万默默地往椅子里面缩了缩,手摆了个请的姿势:“没问题,您继续。对了,关老师,你们那个年代的人怎么约会。”
吴邪嫌弃地看着他:“我很老吗?那会儿其实也没什么可干的,我早上骑着我那破山地车去酒吧找他,然后他带着我找地儿吃早饭,我那车那会儿还没后座,我还得坐大梁上,特别憋屈,也不知道那些早餐摊现在还有没有。”他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也没干什么,大部分时间都睡了觉了。”
“宾语是谁。”苏万瑟瑟发抖。
吴邪微笑着看着他:“我和床都是。”
“哦。”苏万憋着表情,“然后呢。”
吴邪不说话了,他看起来很痛苦,苏万猜他后来和他男朋友肯定不幸福,他要同情不幸的人,所以他安静的等着吴邪的下文。
吴邪又点了颗烟,他摸了摸自己的墨镜腿安静了下来。
“后来就分手了,然后我就毕业当摄影师了。”
苏万看吴邪像是没有讲下去的欲望了,于是匆匆结题,他努力摆出一副专业的样子提了最后一个问题:“关老师,你有什么想对你前男友说的吗?”
吴邪想了想说道:“操你妈你他妈当时骗我你是德国人我他妈还当真了,谁知道你北京话说的比他妈秀秀还溜,现在北京更他妈堵了,后海都是人,对了,雾霾也特别严重,你现在要在这儿估计和瞎了也没什么区别。”
吴邪低着头,很认真的回忆这些年的变化,苏万以为他会生气,可他不仅没生气,脸上的表情甚至平静的有点过分了。
“要是撂现在我肯定不和你挤自行车,你他妈自己骑小黄车去吧,还有……算了。”
吴邪抬起头来看着苏万:“差不多了吧,行了行了你可以走了,回去找你哥们玩过家家去吧。”然后他把苏万推出了自己工作室,“咣当”一声甩上了门。
苏万站在门外想了想好想他想问的关于专业知识的什么都没问出来,于是他准备把自己的采访稿改成情感类的,名字就叫《你妈为什么不乐意你和酒吧唱歌的搞对象》。
其实吴邪没说全,或者说大部分他都没说,把苏万推出去以后他把工作室的灯都关上了,大半夜黑漆漆的看着跟恐怖片一样,他这个习惯很多年都没改掉,因为黑瞎子人如其名,眼神不好还不能见光,他们当初屋里常年漆黑一片。
他学摄影是分手前想好的,那会儿他们租了《蓝宇》的光盘,最后蓝宇死的时候黑瞎子很严肃地看着他说你们建筑这么危险你毕业别干了,吴邪说那我干什么,黑瞎子想了想说你给色情杂志拍裸女得了,你现在弯了我比较放心,然后吴邪生气地骑了他,后来他冷静地想了想拍风景照也挺好的,等他攒钱买了第一个单反就带着黑瞎子去长城。
后来他还没攒够钱别人跟他说黑瞎子死了,他愣了一下说哦,别人又说他走着走着路突然看不见了就被车撞了,别人是黑瞎子团里贝斯手,刚走到马路对面就见黑瞎子站在马路中间一动不动,似乎是找不到方向,然后一辆车就冲过来了。
别人把断成两半的墨镜递给他,后来吴邪把墨镜修了修又戴上了,江湖人称墨镜关。
回不了北京倒是真的,他一回来就控制不住自己,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他,然后又想到别人跟他讲你看见没,就是在这儿,唰一下就飞出去了老远,然后墨镜就摔折了。
人当场就死了。
北京就再也不敢回去了。
“操你妈黑瞎子!”吴邪摘了墨镜攥在手里,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上面,“都他妈赖你!”
--------------end---------------
有什么平板码字的软件可以推荐吗,可以记录字数的,简书段落间的空格搞的我太难受了

评论(29)
热度(150)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