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对辉夜姬死心
唉ˊ_>ˋ

【黑邪】昆明塔(乱七八糟一发完)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_(´ཀ`」 ∠)_
全文都是胡说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
昆明塔是北京最后一个大厦,昆明塔建成后人口衰败愈发严重,人口持续负增长一年比一年严重,没有那么多人,也就不需要建那么多大厦了,所以总有人说昆明塔是中国人口红利最后的辉煌。
但事实上,不建大厦只是因为北京太挤了,所有跟钱有关系的都主动或者被动的搬出去了,北京如愿的变成了政治和文化中心,这样的北京不需要太多的人和太多的高楼,不仅不需要建,还拆掉了好多,因为昆明塔是吴邪设计的,所以它作为一个文化标志留下来了。
有人说昆明塔是中国人文意识觉醒的开端,因为这座大厦对残障人士非常友好,现在我们当然认为理所当然,但在当年这是一个进步,人们说这是因为吴邪是个有人文关怀的设计师。
但我知道,他没那么伟大,我太姥姥,也就是霍秀秀,她老人家是昆明塔的所有人,也是吴邪的朋友,我小时候她跟我讲这完全是因为吴邪的男朋友眼神不好。
昆明塔现在是国家的了,我进去的时候也只是个游客,吴邪的雕像就在入门的大厅,雕像很年轻,因为吴邪活着的时候很年轻,我意思是,他休眠的时候只有三十五岁。他三十五岁那年得了癌症,那会儿的人体休眠技术还不是很成熟,其实现在也不是很成熟,因为第一个从休眠中醒来的人还是死了,因为他的休眠仓出了故障,而吴邪没有后人,所以除了国家没人能让他醒过来,目前国家还不想让他醒过来。
今年是吴邪休眠一百年纪念,所以我作为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后人为他立传。
顶层是吴邪当年的房间,他休眠后身体转移到了地下的休眠仓库,而他所有的东西都保存在这里,里面有清洁机器人按时清理,吴邪转行设计前一直在家里的古董店工作,所以这里也是古色古香的,这也侧面证明了他真的很有钱。
吴邪有记日记的习惯,而他的日记都摆在红木书架上,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后开始慢慢翻阅。

吴邪是杭州人,鉴于事实上他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不是很想叫他太爷爷。
他本来是学建筑的,但是他毕业后选择了回家继承古董店,要不是现在遗产税收的太多其实我也想当个安静的富二代,一切转折发生在他二十六岁那年,那年他绕着西湖遛弯儿的时候捡了个瞎子,其实说瞎子也不合适,因为没全瞎。
他在日记里写:“我可能是鬼迷心窍了。”
那个瞎子,他后来自称黑瞎子,就那么莫名巧妙的出现在他遛弯的路上,他虽然戴着墨镜,但是他没有拿二胡,所以他不是普通卖艺的。
黑瞎子戴着墨镜穿着一身皮衣像变态一样躺在一棵树底下,吴邪走过去问他,你怎么了,黑瞎子愣了一下,可能是被吴邪的眼睫毛闪到了,他问吴邪,今天几号。
吴邪说三月二十五。
黑瞎子说我听你说话有南方口音,这儿不是北京?
吴邪开始怀疑这个人是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跑出来的,后来黑瞎子竭力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只是方向感不太好,但是他喜欢“咯咯咯”的笑,所以吴邪偶尔还是怀疑他有病。
反正最后吴邪把黑瞎子捡回家了,黑瞎子的眼神不好,从来不摘墨镜,他说自己摘了墨镜就死,吴邪问他睡觉怎么办,黑瞎子不语,后来他俩滚到一块儿的时候吴邪发现黑瞎子睡觉的时候会用皮筋把墨镜捆在自己脑袋上,但和他其他行为相比,这简直不值一提。
吴邪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他过着比老年人还要平淡的生活,黑瞎子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吴邪对他的好奇心最后变成了爱情,当然这可能和黑瞎子的腹肌和公狗腰也有关系。
四月二十五那天,黑瞎子躺在吴邪的贵妃榻上,吴邪坐在他身上亲他,因为古董铺子本来就没什么人来,现在又是旅游旺季,所以他们更加无所顾忌,但是问题在于推门而入的人是吴邪的二叔,所以问题就大了。
据我太姥姥说,这个二叔是个很厉害的人,吴邪是吴家独苗,矛盾就更加尖锐了,那个时代思想不如现在开明,所以以吴邪二叔为代表的吴家封建家族势力坚决不允许吴邪和一个来路不明的变态混杂一起(变态是吴邪二叔的原话)。
第二天吴邪就跟黑瞎子私奔了。
他俩奔来了北京,黑瞎子这个看起来既神经又穷的人竟然在北京有一套四合院,装修风格也一如既往的清奇,但是他来了北京以后经常一愣神就愣半天,看起来特别深沉,和他正常状态下一点都不一样。
他们到北京的第一天黑瞎子就在院子里搭了个葡萄架,但是这个葡萄架很不坚强,禁不住任何风吹雨打,没事儿就散架,吴邪也从那时候开始捡回他的专业知识,为他日后成为著名建筑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我觉得这和他本身的审美也有关系,吴家审美一向高,解家也高,我家一般,齐家就很惨了,他家风格就像和亚当对手指的是步撵图。
他们都是很有生活情趣的人,据我太姥姥说,她去给他们送沙琪玛的时候看见吴邪骑在黑瞎子脖子上摘院子里的枣,但是他们明明有梯子,我觉得这不是有生活情趣,这是有病。
现在的北锣鼓巷里还有吴邪旧址,我上次去的时候葡萄架已经被加固过了,和枣树一起茂盛生长,但是没人能说清那个四合院最开始是谁家的,吴邪日记里也没有写,它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历史上。

昆明塔之所以叫昆明塔,我猜测和颐和园里的昆明湖有关系,因为吴邪不止一次的提到他们经常去颐和园划船,一次是观光,两次是喜欢,他们最少一周去两次,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我也曾去过那里划船,昆明湖很大,飘在水面上也是一种别样的感觉,我想他们两个一定很喜欢这种感觉。
吴邪在日记里写:“我觉得他随时准备要离开。”
大概是因为黑瞎子总给他说他要死了。
黑瞎子眼神一直不好,他说自己的病治不了,但是又拒绝去医院,他做的一切准备就是从来不摘下墨镜以及没事儿就给吴邪打预防针,还有在吴邪问起他的时候转移话题。
比如吴邪问你为什么不去看你的眼睛,黑瞎子就说我博士读的解剖学,我还会拉小提琴,这是我见过最生硬的转折,但是吴邪吃这一套,他会顺着黑瞎子转移话题,因为他知道他不想说。
然后黑瞎子就消失了,那天是乞巧节,他们坐在葡萄架下面,但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吴邪到屋子里去拿酒,出来的时候黑瞎子就消失了。

之后他一直在找他,在北京找完又回杭州,杭州没有再回北京,他找不到,黑瞎子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他这才开始发现疑点。他询问周围的邻居,但是邻居都说他们之前从来没见过黑瞎子,他们以为是新的住客,吴邪拿着钥匙想起来他们来的时候屋里都是灰尘,不像是短期离开的痕迹,无果后他接受了现实,在北京找了个设计所。
直到他设计出昆明塔。
他出名后赚了一大笔钱,然后拿着钱去了德国那所黑瞎子的大学,可他们说他们没有来自中国有眼疾的学解剖学的学生,吴邪失望的回了国,然后发现自己得了癌症。
日记戛然而止。

我最大的问题就是黑瞎子是谁,那所四合院是谁的,但是没人能解释给我,我只能先回家。
我回家的时候齐小叔来我家做客了,他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可我就是比他小一辈,他看我回来打了个招呼然后问我,你在做吴邪的研究?
我点点头,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齐小叔是个神奇的人,他们整个齐家都很神奇,从其铁嘴开始他们家每一代人都会往德国跑,干什么的都有,我这个齐小叔上完博士以后还跑到非洲追大猩猩,最后被蚊子咬回了国。
前一阵他还当了个秘密实验的志愿者,不过听说实验出故障了,他好像受了影响,失魂落魄了好一阵。
吃完饭我送他出门,到了门口他问我,你想不想知道更多关于吴邪的事儿。
我点点头。
那你跟我走。
路上他点了根烟,他以前不抽烟的。
他问我,时空实验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这个实验早就有宣传。
我是这个实验被派过去的观察者。然后他不再说话,我只能沉默。
他又带我回了昆明塔,他说他必须亲眼看到吴邪确认一些事才能告诉我,我不知道他想确认什么事,但是既然他找我,这个实验一定与吴邪有关,也许他观察的就是吴邪的过去,可是实验失败了,他观察到了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是这是我解答关于吴邪的疑惑的唯一的机会。
所以我打开了仓库的门,齐小叔立刻冲了进去,他为什么这么急迫?
他站在吴邪的休眠仓前,休眠仓里吴邪的身体很年轻,头发在淡绿色的液体里荡漾,齐小叔的表情很奇怪,我很难形容他的眼神里包含的那种复杂的感情,突然一个奇怪的想法出现在我脑海里,如果他不是观察者呢,他从观察者变成了参与者,所以实验失败了,那他的眼神就可以解释了,和我太姥姥太姥爷结婚照里的表情一样。
他想让吴邪醒过来!
我一惊,刚想阻止他仓库里就警铃大作,在尖锐的声音里休眠仓打开了,雾气从休眠仓中溢出,仓门打开,吴邪慢慢地坐了起来,他头发上还滴着绿色的营养液,眼神茫然。
黑瞎子伸手抹去了吴邪脸上残留的营养液,说,嗨。

那一切就解释的通了,那个四合院是齐家的,齐家画风清奇,据说他家房产一半都给弄丢了,就是那种简单的,丢了,找不着了,得亏齐小叔记性好。
然后我的工作就丢了,因为渎职。

-----------完------------
这是一个卡文的人最后的挣扎,但是挣扎失败了,好了我已经被水淹死了_(´ཀ`」 ∠)_

评论(14)
热度(81)

© 八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