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对辉夜姬死心
唉ˊ_>ˋ

【簇邪/黑邪】慈禧太后和青椒炒肉丝(一发完)

向爱青椒人士致以歉意_(:_」∠)_
菇菇生日快乐🎂🎊🎉
(((o(*゚▽゚*)o)))
-------------------------
黎簇坐在吴邪家里。
吴邪家厨房是半开放式的,一股浓郁的青椒味钻到黎簇的鼻腔里,有点苦又点呛,还夹杂着被青椒糟蹋过以至于不太香的猪肉味。
吴邪沉默地系着围裙在厨房炒菜,肃穆的脸和充满烟火气息的厨房格格不入。
黎簇也沉默地看着他,思维顺着青椒味一路回到沙漠上干巴巴的青椒炒肉丝上面,他一直不喜欢青椒,那点因为饿的喜欢不算。
“我说吴邪。”他打破沉默,“你就请我吃青椒炒肉?”
“青椒炒肉怎么了。”吴邪头也不抬,“富含维生素c,还救过你的命。”
他知道,黑瞎子的事儿他都知道,黎簇有点烦躁。
他看着吴邪,吴邪瘦了不少,虽然比当年在沙海好点,但是他眼里没光了,这很糟,不管是当初的愤怒、决绝亦或是仇恨,都没有了,现在的吴邪像一根枯草。
桌子上已经摆了几盘菜,还有一蛊子汤,黎簇实在是不知道吴邪哪来的闲情逸致做这么一大桌菜,又或者说,凭什么吴邪请别人都是上楼外楼,到他这里就降级到青椒炒肉了。
他去厨房拿筷子,和吴邪擦肩而过,吴邪身上有淡淡的油烟味,和他记忆里小时候妈妈身上味道很像,但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妈妈了,还有他爸爸。
他嫌弃地夹起一筷子青椒炒肉,道:“你缺钱到这种地步了?”
吴邪点点头,“真没钱了,我都要去卖身了,你别忘了去赎我。”
黎簇笑了,“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救你。”
吴邪咽下一口胡萝卜炒鸡蛋,眨了眨眼:“那我求你了。”
黎簇看着他的眼睫僵了僵。
吴邪抬头看着他叹了一口气,“你手里有多少钱,我现在真的特别缺钱,小花都听我二叔的了,我就剩你了。”
“你吴邪也有求我的一天。”黎簇放下筷子,“真是……老天开眼了。”
“这件事儿完了我陪你去找你爸爸,但是,他们这两条命我赔不起。”
黎簇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冷笑道:“这两条命你赔不起,我爸的命就没事儿,我的命就没事儿是吗!”
凭什么黑瞎子和张起灵的命那么金贵,他黎簇就什么都不是,他又想起来吴邪刚把他从汪家捞出来的时候心不在焉的样子,吴邪带着围巾叼着烟看着他不冷不热地说了句“出来了”,然后就把他扔一边再也不管了。
吴邪再找他的时候是找他要药方,为了黑瞎子的眼睛。
真是——太不真诚了。
黎簇喘了口气冷静下来,又坐下拿起筷子夹了口青椒,还是很难吃。
吴邪看见他皱眉的样子淡淡地笑了一下,“我原来也不喜欢青椒。”
“那你还做。”黎簇闷着头在碗里戳了戳筷子。
“我只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进沙漠的时候非要带这个玩意,我以为会是胡萝卜之类的,他眼睛又不好,养生也得对症下药,但是他带了青椒炒肉丝,你说为什么?”
黎簇没理他,开始吃口蘑,口蘑多好,又软又鲜,用蚝油炒不加肉也好吃。
吴邪开始无意识地咬筷子,“我现在觉得,青椒炒肉还挺好吃的,你说呢。”
黎簇觉得自己简直命犯青椒。
逃命的时候吃青椒,出来了追忆过去吃青椒,暗恋的吴老板找自己借钱吃青椒,情敌还他妈是个大青椒。
黎簇狂躁地揉了把脸,“我借你钱,但是我得跟你下地。”
吴邪摇了摇头,“我自己去,你好好待着。”
“我必须去。”黎簇冷笑,“你他妈死里面谁跟我去找我爸爸。”
“还有,我他妈再也不想吃青椒了。”
吴邪夹起一筷子青椒,“我自己吃。”
然后鼻血顺着他的鼻腔一滴一滴地滴到餐桌上,他娴熟地拽了张纸擦了擦然后去卫生间处理。
黎簇隔着墙问他:“你他妈能活到下地吗!”
吴邪没有答话。

黑瞎子和张起灵现在在一个黑暗的洞穴里,里面很潮湿,地面都是黏糊糊的苔藓和不知道哪渗出来的水,石头缝里吹来的风带来一股腥味。
他们已经吃完了所有补给,现在只有不知道倒了什么大霉掉进来的倒霉蝾螈,很小,还不够塞牙缝,黑瞎子开始万分怀念吴邪炒的苦不啦叽的青椒炒肉丝。
黑瞎子听着声音把蝾螈往张起灵的方向一扔,张起灵下意识地接住,皱了皱眉。
黑瞎子在黑暗里咯咯笑了两声,“如果你活着出去了,别让吴邪见我尸体,他会哭的。”
他叹了口气,“我那不争气的徒弟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了。”
------------完------------
这两天和菇菇熟练了屎里扣糖的技艺,黎簇没出场说明什么?说明不虐啊!


补个彩蛋:

“我不信,小哥,我求你了,你让我看一眼,让我看一眼啊。”

“……回去吧。”


开玩笑的( ´▽`)


评论(23)
热度(160)

© 八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