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对辉夜姬死心
唉ˊ_>ˋ

【黑邪】离婚(一发完)

史密斯夫妇梗

ooc搞笑文

致力于探讨婚姻爱情的本质!(开玩笑的,但ooc是认真的)

-------------------------------------------

1.
霍秀秀磕着瓜子幸灾乐祸地看着黑瞎子,一个月前他还住在杭州的私人园林里,有二层小楼有车有媳妇还养了一条狗,而现在他自己孤身一人跑回了北京找霍秀秀磕瓜子,人生真是大起大落。

“所以呢?”霍秀秀流畅地吐出瓜子皮,“你们要离婚?”

“还没。”黑瞎子也抓了把瓜子,“先分开一段时间,不过差不多了。”
作为组里第一个脱单的,黑瞎子当初恨不得把吴邪纹脸上,结果过了没几年就要离婚了,婚姻真是爱情的坟墓,霍秀秀摇摇头,更惨的是黑瞎子都要离婚了她还没有找到对象。

霍秀秀手机震了两下,她拍掉满手瓜子屑打开手机看了两眼然后问黑瞎子:“有个活,接吗?”

“接。”黑瞎子点点头,“我穷的快去开滴滴了,据说一个月能挣二十万。”

霍秀秀睨了他一眼:“那他妈是滴滴打劫吧。”
2.
而阿宁试图给吴邪灌输“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的”想法,但她忽略了一个问题,比如吴邪也是男的。

三年前吴邪去了趟格尔木执行任务,结果带了一个半瞎回来一脸羞涩地说要结婚,这比他突然弯了都令人害怕,毕竟他们之前没想过吴邪口味这么重。
然后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从台前转到幕后,一点外勤都不干,专心致志开店养狗做新时期家庭妇男,朋友圈除了狗就是院子里养的花,清纯的像女德讲师手里的范本,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

吴邪点了根烟然后看见牌子上写的禁止吸烟又给掐了:“我觉得他有事瞒着我,最开始还能圆过去,但是后来就越来越假了,妈的我装傻他还真把我当傻逼了。”

“谁让你装傻白甜。”

“直男不都好这口?”

直男黑瞎子在北京打了个喷嚏。

“说正事。”阿宁翻开笔记本,虽然吴邪面临了感情问题,但一码归一码,工作还是要做的,作为一个非富二代,她还有一个房子和一堆奢侈品牌要养,“外勤干吗,去趟新月饭店。”

3.

有什么比干坏事的时候看见同床异梦的爱人更尴尬的,反正现在吴邪想不出来,他和黑瞎子在新月饭店的密室面面相觑。

黑瞎子带着墨镜笑的一脸荡漾,还颇具绅士风度地一挥手:“您先请。”

吴邪拿了东西落荒而逃。

他冷静地回了家,从花盆底下翻出好久不用的枪,在等待黑瞎子回来的期间还抽空把小满哥送到了胖子那里,顺便把满院子的花花草草都浇了一遍水。
院里有几颗扭曲的树根,在黑瞎子的调教下只长了光秃秃的几片树叶,树根是荒山上刨的,吴邪跟着去了第一次以后就再也没跟着去过 ,没啥意思,跟他俩似的。

怎么就这样了呢,吴邪叹了口气,他现在都不确定黑瞎子是不是最开始就知道这事儿,愤怒之余还有点憋屈,不过这会儿他之前那些漏洞百出的谎话也能解解释清了,除了手工眼镜那个正经八北的工作,黑瞎子还干着滴滴打人的活。

他正抱着手机感时伤秋,那厢大门打开的声音就传过来了,黑瞎子“咯咯咯”笑着就进来了,皮衣翘起来一块明晃晃别着枪。

他问:“吃什么。”

厨房里还藏着吴邪新挖出来的枪。

第二句是:“小满哥呢。”

吴邪没回他,无比自然地进了厨房顺便找到枪插在裤兜里——更明显。

黑瞎子就站在他身后,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后颈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是怎么不动声色地干掉他,也可能是在想他的盯梢任务哪里出了差错,又或者他真的无辜,比吴邪还懵逼且愤怒,但是他脸上永远带着神经且微妙的微笑,换句话说,你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然后吴邪就开始想,他当初怎么就突然想结婚了,高原反应诚不我欺,缺氧果然会变傻。

静默中只有他开着水管洗菜的声音,加了进口滤芯的水管流出清澈的纯净水冲刷着他细长的手指,太久不摸枪的指腹上的茧子几乎要消失了,他现在没有比任何时候更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富二代,但是富二代大概不用亲自做饭,他这纯属个人爱好。

然后黑瞎子一声“小三爷”如同平地惊雷把他从回忆中炸了出来,身体比脑子先行一步地甩掉了新鲜的香麦拔出枪对准黑瞎子。

“你知道多少?”吴邪骨节分明的手还在滴水。
“冷静,没多少。”黑瞎子掏出枪挂在食指上双手举了起来,但是他忘了一件事,之前为了保命,枪关保险了。
在他抖着腿转枪的时候,枪走火了,“啪”的打在了吴邪脚边的仿古砖上,碎瓷片溅了个乱七八糟。
吴邪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
“黑瞎子你他妈竟然开枪!”
黑瞎子捡起被后坐力甩出去的枪仓皇而逃。
4.
吴邪的愤怒一下全部爆发出来了,比如黑瞎子腹肌好像比结婚前软了,婚后发福的男人要不得,到底他装清纯是为了什么,妈逼黑瞎子根本不是直男!
他追着黑瞎子跑到卧室,黑瞎子就地一滚滑到了床下,实木雕花大床被他打的七零八落,碎掉的木屑乱溅。
然后黑瞎子从床下掏出一把突击步枪。
吴邪一窒,转身向楼梯跑去,身后子弹打掉了包边的门框,仓皇中他想到好像是黑瞎子负责擦地来着,怪不得他敢在床底下藏枪,他竟然敢在床底下藏枪!
屋里又陷入了沉默。
黑瞎子瘫倒在床边获得了片刻喘息,几秒后他站起来轻步走向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以备不时之需,吴邪真是——他在黑暗中无声的笑了,比原来更好玩了。
但也只笑了一秒,吴邪发现他了,他单手拿着枪,手臂绷成一条漂亮的直线。
子弹飞了过来,进口水龙头暴毙。
他抱着头从窗户滑了出去。
失去目标的吴邪胡乱地开了两枪坐到了地上,太久不用枪的后果就是他现在虎口发麻,他还没适应枪的后坐力。
楼上是他的书房,书柜夹层里还有些备用的货,他扔掉没有子弹的枪站起来转身跑向书房,打开书柜的时候他忽然看到窗外黑影,下一刻黑瞎子破窗而入,玻璃渣碎了一地,失策,他忘了书房外有颗树。
树是建国后载的,比他年龄还大,他们刚搬过来的时候说过等老了就在树下放两张躺椅,下午喝着茶就能迷迷糊糊睡过去,而现在树提前发挥了作用。
黑瞎子甩甩头发里的玻璃渣追着吴邪跑下了楼,猫和耗子互换角色,枪战变成了肉搏,客厅也遭了殃。
茶几上的摆件现在也成了武器,黑瞎子摇头一躲发现是一盆吊兰,饶是他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也要生气了,吴邪看起来是真的想要他命。
最后是吴邪先体力不支了,被他掐住手腕按在了地上。
他压住了吴邪的腿,一手锁住他的手腕按在地上,另一手拿着平常用来削苹果皮的水果刀抵在吴邪漂亮的脖子上。
他的锁骨刚才被飞溅的玻璃渣划了一道细小的血痕,跑动过程中衬衫扣子就剩了一两颗还在老老实实地扣着,下摆从裤子里滑了出来,露出了腹肌和跟黑瞎子比起来简直白的发光的皮肤。
黑瞎子黑是有原因的,此人爱好爬山,且不带帽子,结婚前除了任务他基本都在爬山,或者是去不知名的荒郊野岭体验自然生活,干这行儿他没想过要善终,他会死在不知道谁的枪下,或者失足掉进山间急流里,傻逼驴友总比倒霉杀手听着体面,所以他没有考虑过结婚,遇到吴邪之前他的性取向一直在人类之间摇摆不定。
遇到吴邪后他成功的成了lgbt大队的一员,还养了狗。
吴邪挣扎失败后只能瞪着他大喘气,胸口一起一伏,眼神摇摆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吴邪咬牙切齿地朝他大喊:“你杀了我啊!”
黑瞎子愣住了。
他第一次见到吴邪是在格尔木不知名酒吧,他刚从一座废弃疗养院出来,搞得整个人都鬼气森森的,本来是想去酒吧沾沾人气,结果一进去就看见了坐在吧台的吴邪。可能是喝多了,也可能是高原反应,吴邪蔫蔫地把脑袋放在吧台上垂着眼眼神放空,睫毛长而密,像森林里的小鹿。
像没见过人的小鹿,长睫毛,眼睛湿漉漉的,第一次见到闯入者好奇又惊慌,进两步又退回去,最终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人身前抬头用好奇的眼神望着他。
看到黑瞎子坐在他身边以后吴邪抬了抬眼皮看他一眼又闭上,睁开又闭上,最后还是抬眼朝着黑瞎子笑了一下,然后问他:“你在酒吧里戴墨镜是傻逼吗?”
换来黑瞎子一串“咯咯咯”的狂笑。
鹿变成了豹子,现在正桀骜地看着他,眼神依旧清澈,黑瞎子把水果刀随手一甩,身体放松压在了吴邪身上,舔了舔锁骨上干涸的血迹。
吴邪神色复杂地感受到黑瞎子压在他身上的体重和某种不可描述的热度:“你他妈竟然硬了?”
此时此景,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5.

虽然没什么但是,唉:-(
6.
完事了吴邪觉得自己脸反正都丢没了,干脆不要脸了,于是问黑瞎子:“你腹肌是不是软了。”
黑瞎子开始怀疑人生。
7.
得知黑瞎子完美度过婚姻危机的霍秀秀很惆怅。
8.
而阿宁又失去了一个刚回来的外勤。
9.
被遗忘的小满哥表示???

-------------------完-----------------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lof排版这么迷,放弃了

 


评论(24)
热度(222)

© 八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