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更狗
菇菇是我的朋友

【簇邪/阿宁弟弟?邪】独木桥(段子一发完)

算是那个热度的小段子吧,阿宁弟弟太凶猛了我的妈,我不行了∠( ᐛ 」∠)_
—————————
白昊天他们走后黎簇从内室走了出来,他戴着伪装用的墨镜,身上有股和年龄不符的老成。
“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黎簇看了看四周抽了把椅子坐下,“我借人给你不是为了让你把他弄死的。”
青年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你不恨他?”
黎簇没说话,过了半晌他才又道:“他谁都没害过,他身边的人都是自愿为他去死的。”
他最开始以为他是被吴邪害的,但是后来他才明白这是一种有时候被称为命运的东西,而吴邪在与之周旋,并且尽力让他活下来,吴邪某些程度上在利用他,但是起吴邪的经历他经历简直不值一提。
但总有人要为他的悲惨经历负责,比起虚无缥缈的命运,他更需要一个具象的用来怨恨的东西,这点他和青年没什么两样。
青年点了根烟:“那是他身边的人都被他控制了,包括我姐姐和你爸爸。”
黎簇隔着墨镜看了他一眼:“他这条命是我的,他得活着跟我回去。”
“暂时是你的,你用完就归我了。”青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黎簇抬头和他对视,手插在皮衣口袋里拨弄枪的保险。
半晌后青年先动了,他转身出了门,然后对吴邪做了一个狙击的手势,吴邪眯着眼看着他然后走过长长的走廊上了楼。
他看着黑暗里戴着墨镜的黎簇先是愣住了,意识到是谁后又泄了气,黎簇眼神闪了闪,故作轻松地摘下墨镜给吴邪打了个招呼。
“吴老板,好久不见。”
背后青年关上了门。
————完————
有一个人独木桥,前有狼后有虎,水里两根大油条
抱歉,年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干死仇人就是干仇人就是睡仇人

评论(19)
热度(143)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