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更狗
菇菇是我的朋友

【黑邪】妄想(一发完)

其实是我对昨天更新的妄想,我不管,肯定是师傅。
很短很短。
—————————————

黑瞎子半拖半抱地拽着吴邪往树林里走,吴邪基本是半昏迷状态了,他睁眼看了黑瞎子一眼,黑瞎子防毒面具里还塞了一个墨镜。
吴邪犹豫了一下说瞎子?
黑瞎子点了点头,吴邪咳出一口血然后彻底昏了过去,黑瞎子把面具摘下来扣到了吴邪脸上,吴邪脸上被灼伤了,他没敢扣太紧。
回了营地,张起灵把人放下走过来帮他脱吴邪的衣服,之前箭伤腐蚀伤没有处理好,衣服粘在了皮肤上,几乎每撕下一片衣服吴邪就疼得一哆嗦,可他还是没醒,黑瞎子坐在地上把他圈在怀里慢慢处理他脸上的灼伤。
脸上的伤相对身上不算太重,黑瞎子给他敷了一层药,翻了翻腰包给吴邪嘴里塞了一块黑巧克力,吴邪无意识的张嘴把巧克力吞了下去,融化的巧克力粘在黑瞎子手上,舔掉以后又把防毒面具搭在了吴邪脸上,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箭卡在肋骨上没射进去太深,可当时没处理好,又一顿折腾已经发了炎,脓水混着血水弄的伤口处一塌糊涂。
黑瞎子说忍忍,吴邪昏着,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先消毒,黑瞎子动作尽量轻柔,可还是疼得吴邪一直哆嗦,黑瞎子觉得吴邪好像在嘟囔什么,他把耳朵凑过去,才听见吴邪说的是疼。
疼死了。
他用嘴唇蹭蹭吴邪的头顶,算是安抚。
天黑了,张起灵守夜,其余的人分散开轮班倒,山里寂静的有些可怕。
黑瞎子坐在地上靠着树把吴邪圈在他怀里,他们俩外面盖着一件冲锋衣,吴邪睡得不太安稳,眼皮一直在动,黑瞎子觉得吴邪有点烫,一摸额头,发烧了。
也正常。
张起灵蹲在树上,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黑瞎子问他能看见江子算吗。
张起灵答没有。
黑瞎子说直接宰了,张起灵嗯一声表同意。
坎肩白蛇和刘丧靠在一起取暖,刘丧看了他们一眼问坎肩,他们什么关系。
坎肩答师徒关系。
刘丧不置可否,但是觉得某种意义上黑瞎子也欠了他一条命。
后半夜吴邪醒过来了,又往黑瞎子怀里缩了缩,他第一句话是我渴。
黑瞎子递给他一个水壶,说喝慢点。想了想直接递到吴邪嘴边,吴邪喝了两口停了,又说嗓子疼。
黑瞎子掀开防毒面具给他往嘴里塞了一块梨膏糖。
吴邪笑了,师傅,你借了苏万的四维空间袋吗?
非也,黑瞎子摇头,他主动给我的。
吴邪问他,你眼睛怎么样了。
没瞎,比你强。黑瞎子拍拍他的头,你再睡会儿。
吴邪就又昏过去了。
下半夜张起灵和别人换了班补了个觉。
第二天天刚亮他们继续赶路,黑瞎子几乎一夜没睡,不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吴邪昏过去就没醒,黑瞎子给他把面具的带子系好把他背在背后,调整了一下把吴邪胸口的位置空了出来。
张起灵示意自己来背吴邪,黑瞎子摇摇头,张起灵点头然后去队首开路,黑瞎子背着吴邪慢悠悠地在中间走。
中途吴邪醒了一次,他说师傅,黑瞎子说了句嗯,他又说瞎子,黑瞎子又应了一声,吴邪这才安下心,把头搭在黑瞎子肩膀上睡着了。

——完——

师傅真好,真的

评论(13)
热度(320)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