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画师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黑邪/万邪】黑瞎子离开以后(段子一发完)

摸个段子
-
这是他参加的第一个没有哭声的葬礼。
在他的印象里葬礼应该有亲属们和职业哭丧人士的哭声和泛黄的白孝服,在灵堂前有主持人赞扬死者生前的丰功伟绩。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看到墓碑上的照片那一刻苏万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然后他看到了脸色阴郁的张起灵。
苏万一窒,把眼泪又憋回去了。
吴邪戴着个破墨镜站在碑前面,他和张起灵一样面无表情,脸色苍白,嘴角下压,像一把锋利的长刀。
他好像瘦了不少,苏万想,不是一般的瘦,是病态的瘦,好像灵魂都离开了一部分,和黑瞎子的骨灰一起葬在了墓地里。
吴邪朝他招招手,说:“苏万,过来,咱们给师傅嗑三个头。”
他上次见吴邪是冬天,再上次和黎簇一起,再上上次他记不得了,记忆突然就消失了,一路追溯到沙海里吴邪伪装出来的灰白色的阴沉的面孔。
他们以相同频率磕了三个头,额头碰在石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然后浸到了石板下的泥土了。
他才发现其他人都走了,他们磕第二个头的时候离开的,于是苏万开始放声大哭,这很正常,周围都没有人注意到他。
吴邪看着他哭,却没有掉一滴泪。
苏万哭完以后吴邪安慰性的摸了摸他的头。
隔着头发本来应该感觉不到温度的,可他就是感觉到了,手心是温热的,但低于正常人的体温,掌心皮肤因为干燥起了倒刺。
然后吴邪僵住了,他的手臂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眼神流转像是想起了什么,如果苏万见过的话,他会知道的,这个动作是黑瞎子的,可惜只对吴邪做过,所以苏万不知道吴邪突如其来的伤心是为了什么。
于他而言,他可以近距离观察吴邪了,吴邪的墨镜是黑瞎子原来带过的,另一只手用和他相同的动作插在口袋里。
他们两个其实不太熟,但习惯太像了,这是黑瞎子给的阴影,一辈子都摆脱不掉。
苏万之前收拾黑瞎子遗物的时候翻出来过一本相册,那是智能机出现之前的照片,不成熟的技术让大部分照片都褪了色,有不少吴邪的,年轻时候的他没机会去认识、穿着冲锋衣在沙漠里跋涉、在雨林里烤火眼神放空的、在吴山居打瞌睡的吴邪。
还有一张照片在苏万胸口的口袋里,一寸黑白照,有那个年代独有的花边剪裁,大概是吴邪个高中或者大学的时候照的,因为技术和时间原因五官都变模糊了,皮肤边缘几乎和白色融为一体,只有吴邪略带僵硬的微笑还有那么点痕迹。
黑瞎子是从哪里找到的已经没法知道了,另一件没有答案的事情是为什么他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做贼一样的把它从相册里拿了出来,然后郑重其事地放进了衬衣胸口的口袋里。
或许是他爱上吴邪了,可是他们明明还不太熟。

-

以后或许、也许大概有可能会把这个写出来,如果没有的话,这就是个段子。

评论(4)
热度(196)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