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更狗
菇菇是我的朋友

【全员/黑邪】炸成一朵烟花(短完)

ooc
只为了满足自己
———————
1.
吴邪一直以为他妈最喜欢的会是解雨臣,结果是闷油瓶,可能是因为大部分母亲会对别人家沉默寡言但不失礼貌长得好看又能干的小孩心生怜爱。
虽然这小孩比她还大。
闷油瓶在厨房给吴妈妈打下手,手起刀落,鱼利落地被劈成两半,旁边是已经切好的蒜末和姜末。
2.
吴妈妈叫吴邪:“吴邪,去储藏间拿个罐头打开。”
储藏间在厨房里面,地方很小,堆满了各种年货,吴邪蹲着找了半天找不着又站起来翻柜子,最后只翻出来一箱子饼干。
天已经黑了,窗户外面在放鞭炮和烟花,耳朵里都是窗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厨房里传来的带鱼下油锅的声音,依稀能听见胖子的笑声。
黑瞎子悄无声息地挤进本来就不大的储藏间,他站在吴邪身后抬头伸手够到柜子最顶端的罐头,罐头是铁罐全密封的,和家里一般吃的玻璃罐糖水罐头很不一样。
身后是厨房,吴妈妈毫无知觉地在炸带鱼,而吴邪后背贴着黑瞎子的胸膛,他低头的时候在吴邪脸侧轻轻亲了一下。
烟花炸开的时候亮如白昼。
“你这眼神怎么还不如我这瞎子。”黑瞎子拿着罐头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吴邪知道他胆大,但不知道他胆子这么大,吴邪妈妈一边炸带鱼一边问:“找到了吗?”
黑瞎子搂着吴邪说找到了,吴妈妈说那就行,小齐你想吃什么自己拿。
闷油瓶看了他们一眼,侧了侧身子,剁肉馅的声音更大了。
3.
霍秀秀嗑着瓜子看中央一,她直接把手机关机了,解雨臣手机微信响个不停,胖子在和吴一穷下象棋,输得一塌糊涂。
秀秀穿着新买的香奈儿成衣,脚蹬吴妈妈超市买的十块钱拖鞋,磕完瓜子剥榛子:“花姐,除了工作还有生活,放松一下,吃沙琪玛吗?”
解雨臣头也不抬:“不吃。”然后喊吴邪,“吴邪,给我拿个橙子。”
4.
第一个喝多的是胖子,第二个是吴邪,最后剩下闷油瓶一脸淡然地看着他们,开始剥虾拌米饭吃。
5.
饭后吴妈妈给他们洗了一盆切成小块的苹果。
6.
霍秀秀:“大花你要发财吗?”
解雨臣:“不要。”
胖子:“一万。”
闷油瓶:“胡了。”
清一色。
7.
胖子买了两箱子烟花,快十二点的时候他们下楼去小区花坛放烟花,吴家的小区有些年头了,都是六层楼高的老楼,没有高层,视野很开阔,天空此起彼伏的烟花炸成一片。
事实证明胖子买到了假货。
本来应该炸两下的烟花炸了第一下以后在三楼的位置开始四散奔逃,然后落到花坛里开始乱炸,混乱过后干枯的花坛开始着火。
“胖子我他妈就不应该再让你和炸药扯上关系!”
他们一群人赶紧跑到花坛里去灭火,霍秀秀默默上楼拎了一桶水下来。
第二个烟花果然也中途炸了。
黑瞎子站在一块燃烧的干草前面端详片刻然后掏出手机照了张相片,吴邪过来看他问他在干什么。
“看。”黑瞎子手指虚空着画了一下轮廓,“心形的。”
霍秀秀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对狗男男,然后拎起桶泼灭了火。
8.
霍秀秀一个人睡书房,解雨臣和胖子挤客房,剩下三个人挤在吴邪的床上。
半夜黑瞎子钻进了吴邪的被子,闷油瓶翻身朝外,把黑瞎子的被子拿过来给自己又加了一层。
南方的冬天还是很冷的。
9.
虽然很挤,但是过年还是要在家里睡的。

—-end—-
新年快乐🎉
其实是我家烟花炸了。
杭州应该是不能放花的,但是,无所谓啦~

评论(29)
热度(316)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