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画师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邪宁】过膝靴(一个片段)

今年过膝靴是不是已经过时了,怎么遍地阔腿牛仔裤。
很短很短很短。
————————
阿宁坐在沙发上,在慢条斯理地解靴子后面的带子,她出门前绑了一个蝴蝶结,双手轻轻一拽就开了,靴子是麂皮面的,黑色,手感很好。
但是靴子很长,过膝上五厘米,和裙子间像刻意的留白。
她往下拽了一截,又换了个方向,她最近留长了指甲,正涂着酒红色,灯光下光泽随着动作流转。
吴邪刚把大衣挂门口的衣架上,见阿宁弯着腰不方便就走过来半蹲下抬起了阿宁的手腕,阿宁笑了一下,上扬的嘴角隐进垂下的短发里,然后她用指甲叩了叩吴邪的手腕,坐在沙发上直起了腰。
吴邪一只手托着她的膝弯,另一只手食指抵在鞋跟上,握住鞋后面帮她把靴子脱了下来,阿宁翘着的二郎腿换了个方向,吴邪又帮她脱另一只长靴。
阿宁垂着头,能看见吴邪根根分明的睫毛和领口下随着他手臂动作若隐若现的锁骨。
“красивый”
吴邪抬头看了她一眼,问她:“什么?”
“super吴的俄语。”阿宁用手指拨了拨吴邪的刘海。

吴邪醒过来的时候外面还在刮大风,如果这种天气阿宁穿过膝靴露大腿一定很冷,他有点疑惑自己为什么突然梦见了阿宁,虽然梦境的具体内容他已经记不清了。
可能是因为昨天见秀秀的时候秀秀穿了过膝靴,但她穿是浅灰色过膝靴,如果是阿宁,一定穿黑色更好看。
阿宁知道自己怎么穿最好看,她一定会给自己买一双黑色的过膝靴,中间露出恰到好处的一截大腿。

他突然很想阿宁。

———————
妈哒我今天出门忘了买奶茶喝!好气!

那句俄语不是super吴的意思。

加上上次写秀秀,我的low逼衣品都暴露了。


评论(9)
热度(96)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