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予邪书】猫(黑邪/短/完)

黑邪

ooc

祝吴先生生日快乐!



苏万曾经是个普通的富二代。

后来他去了趟沙海,就成了个一个有故事有师傅的富二代。

 

他师傅是个民间曲艺家。

苏万知道自己师傅是道上的扛把子,觉得自己将来也能活成一个传说,他师傅说慈祥地看着他说你是个好孩子。

苏万就这么被发了卡。

黑瞎子和传说不太一样,他没扛着不知道哪来的枪到处突突粽子,也没经常被莫名其妙的人叫走,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没人去的眼镜店里消磨时间。眼镜店开在一个不太繁华的小胡同口,他看门口跑过去的小黄狗,穿着校服走过去的学生,和穿着背心拎着鸟笼子的大爷打招呼说哟您回来了,在柳树底下和别人杀两局。

他在家的时候就鼓捣葡萄架,种菜,还养了个叫富贵的乌龟。

但苏万还是觉得他师傅是个有故事的人,因为没故事的人不会这么淡然地享受这种平淡的生活。

 

苏万来藏高达的时候黑瞎子就说哟二徒弟来了,我快死了。

苏万眼泪哇就出来了。

苏万来给他送他姥姥蒸的年糕,黑瞎子说我快死了。

苏万说哦。

苏万被他爸爸骂了过来生气,黑瞎子在和霍秀秀嗑瓜子喝茶,秀秀说苏万来啦,黑瞎子说我快死了。

苏万说秀秀姐我师傅是不是又拖房租了。

 

但黑瞎子死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黑瞎子说你就和他说我失踪了。

苏万问他为什么。

黑瞎子说你个不孝徒弟不应该问我为什么死了吗。

苏万说谢谢您嘞您天天跟我说。

 

苏万大学毕业上了一个月的班,发了人生第一笔工资,那会儿是秋天,北京刮大风一片土黄色,黑瞎子大门紧闭,门上贴着一张便条写着照顾好富贵。

苏万爬到门口边的树上找到树干缝里插着的钥匙,打开大门,富贵刚从鱼缸里爬出来,院子里很干净,一片落叶也没有,葡萄架刚刚加固过,屋子里收拾得整整齐齐,桌子上摆着一壶刚泡好的金骏眉。

黑瞎子可能是刚刚走的,他锁好门,站在几个胡同之外的不知道谁家的院墙上,穿着黑色皮质夹克,戴着墨镜,胸口口袋可能还塞着一副备用的,他站在墙上等苏万,看见苏万开门以后就在院墙上轻巧地离开,像胡同里随处可见的猫。

 

苏万在屋里转了一圈把钥匙一扔,把乌龟放手里开始放声大哭。

小时候他姥姥家也住胡同,养过一只黑猫,那只猫和现在养在楼上吃猫粮活动不开的纯种猫不一样。黑猫每天趴在房顶睡觉,中午他姥姥姥爷吃什么黑猫就吃什么,吃完出去溜达,晚饭再回来,它不亲人,偶尔看苏万顺眼就蹭蹭他,它只和他姥姥亲。

很久后黑猫就消失了,毫无征兆,它吃完午饭后从门缝里钻出去再也没回来,这是散养的猫才有的习惯,老猫会在死前悄悄消失然后找一座山等待死亡,他姥姥家离山很远,苏万猜这只猫一定死得很艰难。

苏万觉得黑瞎子就像老猫,也有点像他小学课文里死前去找象冢的老象。

 

总之苏万最终接受了这个结果,他没学到独家秘籍,没成为传说,继承了一只乌龟一个没有产权的四合院和一个欠房租的眼镜店。

他每天下了班绕路过来扫扫院子喂喂乌龟,再去眼镜店遛个弯看看招来的人有没有划水。

黑瞎子前朝贵族,吃过宫里的沙琪玛,道上扛把子之一,德国野鸡大学毕业,全世界漂泊浪荡了一辈子,快死了晚节不保,陷入了一场怂成狗的暗恋,最后几年在北京养养王八养养花,生怕他大徒弟找他找不着,手机从来不静音,一直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来的电话,但是电话不太有规律,一般都是出大事了。

黑瞎子走的时候手机停机了,苏万春天来得时候看见院子门开着,树上的钥匙没了,他坐在树上看见院子里站着戴着墨镜穿着皮夹克的人一惊,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院子里的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手摘了墨镜抬头看了他一眼,问他瞎子呢。

苏万坐在刚发芽的树上楞了一下,是吴邪,吴邪把墨镜别到胸口口袋里等他从树上下来,然后又问他,瞎子呢。

苏万对他说失踪了。

吴邪不答话盯着他,长睫毛下面的眼珠盯得他发毛。

被他师傅夸了一万遍的睫毛丝毫没有挡住吴邪眼睛里的寒意,苏万打了个哆嗦。

过了会儿吴邪突然笑了,问他吃饭了吗。苏万摇头,吴邪过来搂住他肩膀带着他往外走,说师兄请你吃饭去。

 

吴邪吃完饭去了趟超市买了点日用品带到了四合院,他晚上给富贵换了水,苏万回家了,他在地毯上铺上被子,月亮从窗户打进来,他看窗外,月亮在树枝中间,树叶还没长出来。

屋里太安静,他不太习惯在这里安静地睡觉,他翻个身朝里,又翻回来,最后把外面屋子里的鱼缸搬进来,富贵哐哐撞石头,他才勉强睡着。

他第二天去黑瞎子眼镜店视察,苏万招的人有点像最开始的王盟,日常划水,但是个好人,真诚又善良,吴邪给他涨了点工资,不声不响地把眼镜店经营权转到自己手下,他去找秀秀补房租,秀秀说要是你开我要什么房租。

吴邪说这是我师傅开的,哪儿能不交呢。

秀秀说行吧,吃草莓吗。

 

苏万招的小伙计在柜台后面玩手机,他在门口逗长大的小黄狗,有学生过来换镜片,拿着黑瞎子那会儿办的卡,吴邪还惊了一下,他一直以为这种眼镜店是不会有人来的。

后来夏天到了,小伙计换了个工作,吴邪没再找人。

苏万已经成了社畜富二代,吴邪守着十天半月不来个人的店没意思就关了店来找苏万钓鱼,他戴着墨镜站在苏万公司前台,胖子开着车后备箱放着鱼竿。但是导航错了,他们差点开到张家口,也没钓成鱼,他回去上班的时候前台管他要吴邪微信,前台问他,那个戴墨镜的帅哥和你什么关系,苏万说他微信不加陌生人,戴着墨镜你怎么看出来帅的。

前台说鼻子嘴都那么好看眼睛差了也不会难看的。

苏万心说眼睛更好看,我师傅心里白月光就是眼睫毛,然后上楼上班。

 

吴邪后来就习惯无聊了,夏天的时候他也在柳树下面和大爷下象棋,黄狗胆子大了就趴在他脚底下睡觉,暑假人多了也有人来他店里来转转,他还卖出去了几副造型奇特的墨镜,他想黑瞎子是出于什么心态进的这样的墨镜,竟然还卖出去了。

他也看路人,看猫看狗,看暑假去补课的学生,胡同有树荫,门口总像坐着个人,久而久之吴邪出现了幻听,耳边总传来二胡的声音,他出门去看只是影子,有时会有来乘凉的野猫。

苏万问他师傅失踪了你不去找吗。吴邪把墨镜抬起来反问他你怎么不去找。苏万语塞,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找到师傅那样的人,师兄你不是老九门现任扛把子吗。

吴邪笑了,你见过卖眼镜的扛把子吗。

苏万心说师傅那样的扛把子不也卖眼镜吗。

 

他得出个结论是传说一样的人才能在这种地方开眼镜店,他师傅活成了传说所以能过这么无聊的生活,吴邪虽然不想活成传说但他还是活成了传说,现在也很享受开没人来的眼镜店的生活,他这个想活成传说的人活成了社畜,所以只能招人,不能亲自镇守眼镜店。

小伙计也是普通人,所以最后换工作了。

 

吴邪不仅店开得好,乌龟养的也很壮,富贵现在越狱越来越流畅,活动范围从鱼缸变成了整个院子,鉴于他还不会上台阶。

苏万过来串门碰见霍秀秀,霍秀秀和他打招呼,吴邪举着水管浇黑瞎子种的葡萄和他自己撒籽种的南瓜。

吴邪和霍秀秀嗑瓜子,泡茶,和苏万学吹萨克斯,他没能成为民间曲艺家,因为他吹得二泉映月怎么也不喜庆。但他学会了吹口琴,那只黄狗已经摸清了他的家门,他在院子里吹口琴,黄狗像听不见一样压着富贵睡觉,吴邪就给狗取名字叫吉祥。

 

秋天的时候苏万照例来打卡,往常开着的院门关着,他尝试在树上找钥匙,一把磨得发亮的钥匙果然在老地方,他打开大门,发现院子很干净,屋子里被子衣服整理好放在柜子里,只有口琴和富贵没了,鱼缸空着,桌子上摆着泡好的茶。

吴邪半蹲在在几条胡同外不知道谁家的院墙上,他穿着黑色皮夹克,戴着墨镜,手里托着大了一圈的富贵,他看见苏万进屋里后站起来朝底下的吉祥吹了声口哨说走吧。

他像只黑猫一样在墙头掠过,下面跟着一脸傻样的黄狗。


---------完-----------


评论(13)
热度(206)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