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黑邪】精神病漫游者(一发完)

全篇都是无聊对话,幼稚想象以及精神病
ooc
真的很幼稚,三岁以上很难理解

-

吴邪顶着冷风开了屋子的门,屋里开着电暖气,浑身好像一下就融化了。
黑瞎子躲在门后披着被子一下把他扑在了地毯上。
吴邪:“……师傅儿童节快乐。”
“冷吗?”黑瞎子坐起来把吴邪圈在怀里,然后用被子把两人裹成一座山。
吴邪往后一倚,窝进了黑瞎子手臂里,温暖使人怠惰。
“冷。”

“宇宙很冷。”黑瞎子把手伸出被子拿了一条毛巾,“不要恐慌。”
“我们现在在哪儿呢师傅。”
“火星上。”
“我不喜欢土豆。”
“我也不喜欢。”
他们穿着太空服踩在火星的尘土上,错了,是坐在火星的尘土上。
“师傅我太空服破了。”吴邪捂住脖子,“我要死了。”他翻了个身躺下了。
黑瞎子俯下身亲了亲他,“好了,你活了,你看见陨石坑了吗?”
吴邪坐起来,窗外是北京的沙尘暴,屁股底下是地毯,他问黑瞎子:“火星有陨石坑吗?”
黑瞎子点头:“有。”
“好吧。”吴邪钻回被子堆里,“我看见了,好大一个坑。”
黑瞎子问:“不吃土豆我们吃什么?”
“要不咱们还是回地球吧。”
“也行。”

他们躺在回去宇宙飞船里,窗外是无尽的黑暗和零星的光点,有几千万光年外恒星爆炸的痕迹。
黑瞎子把手盖在吴邪眼睛上:“睡一觉吧,醒了我们就降落了。”
吴邪闭上眼睛,睫毛扫过黑瞎子手心:“我睁眼以后我们在哪儿?”

他们现在在船上,航海船,现在是半夜,海上起了风暴。
黑瞎子拉上被子,里面一片漆黑。
吴邪摸了摸他的脸,摸到了眼镜腿:“现在是什么时代。”
“明朝?”黑瞎子想了想。
“好吧,郑师傅,辛苦了。”吴邪坏笑着往下摸了一把,“为艺术献身。”
黑瞎子擒住他的手道:“别乱动,待会儿办了你。”
“我们在哪个海上?”吴邪问他,“加勒比海还是印度洋。”
船舱很小,他们挤在一张小床上,地板上还堆着渔网。
“你想在哪儿?”黑瞎子反问他。
吴邪想了想:“加勒比海吧,师傅你养鹦鹉了吗?”
“没有,但是我养了只猴子。”
“那你是不是只有一只眼能看见。”
“是,左眼看不见。”
“我们要去哪儿?”
“打劫商船,劫富济自己,劫完给你左手换个金钩子。”
“那再给你换个金眼罩。”
天快亮了,风暴已经停了,只有微弱的浪击打船体,远处海平面上太阳渐渐升起。
“你看见日出了吗?”黑瞎子问吴邪。
吴邪把被子掀开一个口,道:“看见了,咱们是在向东走吧,我能钓鱼吗?”
“能,钓鲸鱼都行,钓上来了吗?”
“钓上来一条绿色的鱼,这什么玩意。”
“船在晃。”黑瞎子说。
“海军来了?”
一发炮火打中桅杆,有一发打中船尾,船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吴邪痛惜地抱着被子:“我的鱼。”
“想去沙漠吗?”黑瞎子问他。
吴邪问:“能带着我的鱼去吗?”
黑瞎子点头:“可以带咸鱼。”

吴邪穿着白袍子在骆驼上,拿着自己钓上来的晒成咸鱼的鱼,黑瞎子坐在他身后,手臂上盘着一条蛇。
吴邪道:“师傅,我看见绿洲了,苏万趴树底下写作业呢。”
“我也看见了,写五三呢。”
“师傅你是干嘛的?”
“我是吹笛子舞蛇的,你是沙漠小王子,你被我从皇宫里拐跑了,我们两个在私奔。”
“为什么不是我拐你?”
“那你还是沙漠小王子,我在大街上卖艺,你对我一见钟情把我拐跑了,我们两个就私奔了。”
“你别说师傅。”吴邪把黑瞎子的胳膊绕到脖子前,两手搭在上面,“我还有点舍不得我宫里的金库,宫里还有人给我扇扇子,沙漠里好热啊。”
“马上就到绿洲了,待会儿你可以和苏万一起写作业。”
“算了吧,当我没说,苏万不在。”吴邪反手去摸黑瞎子的耳朵,他揉了耳垂一下问他,“你是不是戴了两个金耳坠。”
“是。”黑瞎子说,“还有个金项链路上当了,我没你有钱,小王子。”
他顺着吴邪的手腕摸上去,“我去宫里给你表演舞蛇的时候你手腕上戴着镯子。”
他摸到脖子上的疤,“脖子上也戴着。”
吴邪瑟缩了一下,黑瞎子的手顺着衣服下摆进去摸到了腰,“金色的脐钉。”
手继续向上摸然后揉了一下,吴邪一抖差点站起来,“还有乳环。”
吴邪把他的手从衣服里拽出来,“师傅你好变态啊!”
“你打乳环还说我变态。”
吴邪:……
“我后悔了。”吴邪说,“我不应该跟你私奔,我应该用金链子把你关在皇宫里,让你给我跳脱衣舞。”
“晚了小变态,到绿洲了。”
一汪清泉静静地镶在地上,宛如明镜,温度一下降了下来,清新的植物香气弥漫开来。
苏万敲敲门,然后打开门看着他们两个。
“出去。”黑瞎子对苏万说,“你师兄说你不在绿洲里。”
苏万面无表情:“我也不想来这里,但是秀秀姐姐说你再不接电话就找人把院墙推平。”
黑瞎子站起来,吴邪拽着被子顺势一滚躺下。
吴邪闭着眼道:“我困了,待会儿回来拿个枕头。”
黑瞎子俯身给他把脖子处的被子掖了掖。

苏万愤恨地离开绿洲。


—end—

我小时候喜欢和闺蜜玩我们俩很穷的游戏,没想到一语成谶。

评论(11)
热度(230)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