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all→邪】他们三个为了我哥哥打起来了(依旧恶搞一发完)

依然神奇的吐槽君投稿模式

依然全员恋爱脑,设定是一切都结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儿都没有,选择性忽略三叔更新,我要赶在三叔发文前开始写,谁知道他会怎么虐QAQ

依然无限ooc,我对吴老板的粉丝滤镜有那——么厚,我脑中的老吴是个七彩头发珍珠眼泪肤如凝脂唇如点绛的汤姆苏男子

接上篇

大家的评论我都有好好看,但是没有回复是在对不起,我数了数all邪向的还是最多的,瓶邪第二,然后各有一个花邪和簇邪,没有人奶老黑,哈哈哈哈哈哈心疼瞎子十秒,这篇还是all邪,给老张一点甜头,我自己奶老黑一口

梗来自评论里兀自不一和逸影两位小仙女的点梗,不知道名字有没有打错

依旧任性打tag

 

湾仔码头的后续:原投稿

吐槽君你好,对,我是湾仔码头的妹妹我又来了,码不码无所谓了。

先回答一下大家的问题吧,大家的评论我都好好看了,回答一下问题,顺便三年五年同学你掉马了,让你大师兄催你师父叫房租。

首先是故事的真实性,当然是真的了,耽美小说也不会发生这么玄幻的故事吧,妈的我都怀疑自己是假的。然后是我哥哥的人设,好像挺多人把他脑补成言情剧里的标配暖男二号了,首先我哥哥比暖男二号狠一万倍,心疼死我了,其次,我哥其实是个出口成段子的人,和胖子或者墨镜男在一起的时候能随机来段相声,全程抖包袱那种,而且他虽然长得很具有欺骗性,但是他本质上还是个糙汉,以及他虽然看起来很好骗很单纯很天真但是他真的智商超高的!特别会装傻,扮猪吃老虎玩的巨六,不过这也是慢慢修炼出来的,他开始是真的天真无邪,唉。求小哥联系方式的歇歇吧,他是我哥哥性恋,大花、墨镜男和小狼崽同理。

还有我看了好多为什么都是对我的经历哈哈哈哈哈哈的,你们够了!老娘也是我们行业一朵花行吗,真的没有人认识花满楼那种男人吗。

关于我们的行业,这是个秘密,我只能说懂得当然懂,不懂得可以随意脑补,你猜对了我也不会说的,我只能说这是个很来钱快但是也很危险的行业。

 

还有你们最大的疑问,关于我哥哥为什么不谈恋爱说说我的理解吧,我也不知道对不对。

我说过我哥哥经历了很多,也许他没经历这么多东西他现在早就和一个很好的女孩子结婚生子了,但是他经历这么多以后整个人真的很累了,虽然还不到四十但是整个人透出一股老年人心态,和我奶奶当初特别像。我说过他很厉害,是我们行业的一个传奇,我觉得对他来说爱情和婚姻不是什么必需品了。

我之前怀疑他喜欢小哥是因为在我看来他一直在追逐小哥,一直追在小哥和因为小哥牵扯出来的事儿后面,但是现在他已经比小哥还要强大了,强大到可以处理掉那些小哥,墨镜男还有我们的长辈都没有解决的问题,他已经不在乎以前纠结的事儿了,包括小哥。就像你爬一座巍峨青山,一路艰难,但当你到山顶时你眼前只有山前白茫茫的雾,爬山过程中的都是过眼云烟,我哥哥现在大概就是这种状态。妈的越说越觉得我哥哥妥妥的无性恋。

 

谢谢评论里担心我们的小天使们,既然我敢来这里吐槽就说明一切都解决清了,我们现在过着非常闲适闲到蛋疼的生活,不然那几个男的怎么会想发情期到了一样思春……妈了个巴子我受够大花了,妈个鸡自己手底下小帅哥一个都不然我碰还说什么wing girl不能比他早找对象,girl你麻痹。

 

这次来是因为……那几个男的打起来了……对没错,打起来了。

你想象一下,一个戴墨镜的变态,一个穿粉衬衫的西装的变态和一个穿连帽衫的面瘫在帝都最大的饭店打起来了。

这画面太美我想骑着皮皮虾走。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过年后我哥哥带着胖子和小哥来帝都玩耍,他们来之前我哥哥的妈妈给我哥哥打了个电话让我哥哥顺便相个亲,伯母也是很棒棒哦帝都都能找到给我哥哥相亲的,相亲的对象是哥哥家乡的人,碰巧也来帝都玩,人生啊。

好像我哥哥家一直都挺着急,我哥哥是他们家独苗,年级又大了,还一直在被某沿海省份人使用的省份的某个小小村落生活,他妈妈一直很着急,但是又怕在当地找了对象不会来一直不敢催,好不容易我哥回来赶紧安排相亲,我哥哥说他们家又没有皇位被他妈妈在电话里教导了半个小时。

 

我哥哥他们是在胖子那里住的,胖子原来就是北京的,小哥好像很满意,大花狼崽和墨镜男都快疯了,别人我懂但是讲道理墨镜男你的房子是我的好伐,房租呢!

我哥哥相亲是我陪着的,他说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女孩子,我懂,他碰到的女孩不多,而且个个比他彪,可能有心理阴影吧。相亲的地方是帝都最大的饭店,当地小伙伴应该都懂,掉马掉马吧,我无所畏惧。

我哥哥原来愣头青的时候在这个饭店闹过事儿,把我们行里人都给惊着了,因为很多年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哥哥成了高岭之花(不对)以后饭店也对他客客气气的,不过他除了几年前去买东西没有再去过,我估么着他这次说去那儿一个是因为饭店名头给相亲姑娘点面子,另一个他可能有报复心理,就是喜欢饭店对他不服却不得不恭恭敬敬递上菜单的样子,他这人蔫坏蔫坏的。

 

姑娘挺漂亮的,虽然没有我漂亮但是也很好看了,没错,我就是这么自信。

我们当时坐在饭店二楼靠窗的位置,去过的人应该知道,饭店除了一楼大堂,二三四楼都是靠墙一圈的包厢,一面是走廊一面就是天井,饭店房顶挑的很高,这是为了别的准备的,都是很雅致的。

我和哥哥到的时候姑娘还没到,我们俩就望着一楼大厅等姑娘,这时候我们竟然看见墨镜男在大厅里喝茶!那个欠房租的不交房租竟然来喝这么贵的茶!他还冲我们摆了摆手喊了声徒弟好巧,老娘这么大人你看不到吗?我发誓隔着墨镜我也看到他冲我哥哥抛媚眼了,但是我哥哥那么迟钝的人一定意识不到……

我哥哥还问我是不是他来这里谈生意……大傻子你会在大厅谈生意吗?!

不过我哥哥也没有说什么,现在我们行业比较清静,出不了什么大事,他心比较大,没搭理墨镜男。

然后姑娘就来了,卧槽姑娘简直女神好吗,身材一看就是经常健身,穿着特别有品位,博士毕业留学归来,有房有车年收入过百万,也是被家里逼着相亲的,这年头这条件想找对象的不多了,花满楼们请联系我,谢谢。

俩人聊的还行,主要是我哥看书多姑娘智商高,但是一点都不像相亲啊!姑娘还和我聊化妆品(她妆画得超级干净),我们仨在一起整个一闺蜜下午茶OTZ,哥哥醒醒你是来相亲的。

然后哥哥就醒了,他对姑娘说他其实没有结婚谈恋爱的打算,然后我们就安静了,可能是为了给姑娘面子吧,他就说了我当时想从楼上跳下去的话。

他说姑娘其实你条件特别好,但是我是弯的。What the fuck,哥哥你说话过脑子行吗!然后他说他来相亲是怕家里人知道,家里特别保守,但是不希望耽误姑娘,还说希望姑娘帮他保守秘密就跟家里说是因为我哥哥太丑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们谁都没说话,我是因为大脑放空了,姑娘……我不知道。

可能是我哥哥怕姑娘不信,就站起来指着楼下的墨镜男说我都有男朋友了,就是他。

 

朋友们,你们看过树懒微笑吗,当时墨镜男听到就是这反应,我们这行耳力都比较好。

我当时整个人都要崩溃了,然后后面的事儿更让我崩溃。

我旁边的包厢,和我楼上的包厢,跳下去两个人,没错,跳下去,从二楼和三楼跳到中央大厅,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你们没猜错,跳下去的是大花和小哥。

我们行业里单干两巨头和行业大公司霸总打成一团,我仿佛回到了初中时代中二少年们的群架,这都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角色,今天竟然在饭店聚众打架斗殴,真是活久见。

开始是单方面殴打,就是大花和小哥二对一墨镜男,但是当他们都跳下去并殴打墨镜男的时候众人的心思就很清楚了,于是他们变成了群殴,卧槽真的绝了,要不是饭店进门前要安检我觉得他们就得血溅当场。

墨镜男的凳子当场就碎了,碎了卧槽那个饭店的桌椅质量你们懂得,然后大花就抄起了凳子腿,大花你的霸总偶像包袱呢大花,你不是连吃麻辣烫都嫌掉份儿吗!然后小哥抬起了桌子,我沉默了……

然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整个一楼都疯了,食客们纷纷起身让地儿还有叫好的我的妈!兄弟们你们来这儿不都自诩高贵的人吗!平常端的架子呢,我要哭了。

还有我哥,他愣了一会儿开始狂笑,还跟我说早就想看看他们谁厉害了。厉害你个头啊哥哥,你比武招亲呢!

 

我哥哥带头看热闹,他对下面的人说给他个面子别照相,我哥哥派头还真大真的没敢照的,可能是看的太入迷了,然后我哥哥开始录像……

我……哥哥你管管他们好吗!

哥哥说别担心,他们压抑了很久了,这一路上大家都累,该发泄了。

哥哥你关心他们我理解,你的好意我也理解,但是你要是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你还笑得出来吗?

相亲的妹子吓傻了,可能是书香门第没见过这么大场面,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妹子脑子一抽就给了姑娘一把瓜子说嗑瓜子吗,我说完就像撞墙,然后我哥哥又笑疯了。

他们打了一会儿我哥哥看场面快控制不住了才朝下面喊了一句打够了就停吧,然后就带着我和姑娘从侧门走了。

我哥哥心真的很大,我这算是见识到了,我们又去了颐和园玩,还划了船,这地方我真的快来吐了。下午我们送姑娘回家,当时大概是四点多吧,我们从颐和园出来准备回去,我就问我哥哥说你不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我哥哥抽了口烟说谁心里没点秘密呢,他们既然不找我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哥哥,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但是知道真相你就该哭了。

 

关于我大花、墨镜男和小哥的关系吧,之前说过他们三个都是我们行里的,入行都比我哥哥早,大概就是大花和墨镜男之前有交情,墨镜男和小哥之前有交情,大花和小哥是通过我哥哥认识的,都是很好的朋友,过命的交情,后来更是因为我哥哥的计划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虽然目前都是弯的但是都互相嫌弃。至于他们这样都会为了我哥哥打起来,一个是他们四个都是明面上的兄弟,剩下三个是暗地里的情敌,二来不是每个人都像李寻欢一样拱手让妹子,我小时候和朋友看上同一根笔都要互相怄气更何况他们抢男朋友,最重要的是,他们都不知道我哥哥怎么想的,说了我哥哥跟性冷淡似的,他们只能互打以发泄怨妇气息。

论交情小狼崽在他们面前都是战五渣好吗,小狼崽最大的资本就是我哥哥的内疚了,因为狼崽之前完全是个普通人,不过谁知道狼崽会干什么,反正他什么也不怕,那些在评论里发年下段子的歇歇,我哥哥不是那种有点自卑的大叔,我哥信心简直冲破天,可能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吧。

 

晚上是重点,我哥哥把他们仨和胖子叫到一起吃饭,妈呀人生头次感受这么冷酷的修罗场,要是小狼崽来了我估计立马就能冲出去。

我们六个,坐一桌,哥哥坐在我和胖子的中间,同学们,想像一下,我真的要被吓哭了。

我哥哥说你们仨有什么事儿我不知道,但是没叫我肯定是和没关系的。不,哥哥都是关于你啊!但是兄弟有不了大事儿,吃了顿饭你们就算清了。哥哥清不了的哥哥,只要你不直成钢筋这事儿永远没完!

总之我很煎熬,要不是胖子跟我聊天我都不知道我该加哪个菜,小哥剥了一盘虾我碰都没敢碰,大花一直跟我使眼色但是我不知道你在干啥啊,墨镜男住脚你踹着我了我哥哥腿在那边碰不着就别动了。

饭快完了小哥才问说xx(我哥哥的名字)你和墨镜男是怎么回事儿。

我哥哥楞了一下就笑了,说骗那个姑娘嘴啊你不会当真了吧,放心我还没有饥渴到对身边人下手的地步。

然后他们仨脸更黑了。

 

说个插曲吧,晚上我们都喝了点酒,没开车,都是溜达回去的,反正也不远,路上遇见小狼崽了,怎么说呢,我觉得小狼崽眼睛都要冒绿光了,他没说话,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我哥哥喝的有点多,也没什么反应。

 

我哥哥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对感情迟钝成傻子,这事儿闹这么大还有这三人的反应我也说不准我哥看没看出来,就算看出来的话我估计他也不会怎么样,毕竟谁他都不舍得伤害。

今天的我依然没对象,大家再见!

                                                                                                         收到

----------------------------------------------------------------------------

评论:

三年王后雄五年曲一线:

我给鸭梨看了,他说他要找他们决斗

==:哈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坐等吃瓜

==:让你师傅交房租,我是小号,你们查不到东西的

==:不知道为什么心疼小狼崽,小狼崽叫鸭梨?可爱哈哈哈哈。

==:

其实我觉得哥哥都看出来了吧,但是什么都不说,心疼哥哥。

==:我也觉得哥哥看出来了诶。

==:我觉得没有,如果哥哥是直的,相亲姑娘那么好条件,如果不直三个哥们一个徒弟呢,再说了吐槽妹子不是说大花手底下好多小帅哥吗。

==:心疼哥哥的明明是心疼四个攻好吗

==:你怎么确定是攻

==:同心疼四个攻

==:

我是槽主的小号,为什么没有人心疼我,为什么!

………

 

--------------------------------------end----------------------------------

关于上期结尾,那是我恶搞的,不算入正文,因为没有想到会有人想要看后续所以就打的那个,我会修改的,如果有人在这篇文章后才看的前文就当做没看到这段话吧。

没有想到真的有人喜欢而且点梗了,因为评论的原因这篇依然all向

依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如果有人喜欢的话我可能会继续写下去,依旧有喜欢的梗可以评论

讲道理再写的话他们真的要5p了,一人一天休周五周六周日,可怕

谢谢喜欢,比心心

P.S.卖个安利,我沉迷于杨安太太的文无法自拔,真的是太好看了,好看到哭泣,文笔超级好,我还特意去买了王小波,太太的一八超好吃,但是有黑瞎子中心相关,不洁癖的可以看看,洁癖的可以只看一八,真的超好看,等我文笔好了就去给太太写长评,现在我还是个只敢点心心和评论的小透明。

后篇链接:点我

评论(47)
热度(656)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