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all邪】一则段子

很短,没什么内容,前情见我主页吐槽体,不看也没关系

吴邪坐在我面前很纠结的抓着头发,我很担心他好不容易长出来的秀发全让他自己薅没了。
吴邪看着我干巴巴地开口:“那都是真的?”
我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事情起因是我卧在柜台后面玩手机的时候被他看见了,而那时候我本来应该帮他看店,他进店的时候却连我帅气的头发都没有看见,于是他生气的抢了我的手机,那本来没什么,但是我当时正在回复霍秀秀的帖子。
那么问题来了,我玩个手机把我和霍女士都卖了,据说吴邪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紧急赶往海南避难,目前正在享受阳光沙滩比基尼腹肌,而我坐在马扎上看吴邪薅头发。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愧疚,还在心里拼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在我能打过吴邪之前我是不会笑出来的。
吴邪呆滞的看着我说:“你早就知道?”
我回答:“其实最开始只知道鸭梨。”
吴邪怒了,“那你他妈不早告诉我!”
我纯良的眨眨眼,“我没来得及,鸭梨说他要找你去告白。”
吴邪蔫了,“我以为他开玩笑,师弟,如果黎簇那王八蛋突然在你面前说我爱你你会怎们办。”
我想象了一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可能会打他一巴掌然后逃跑。”开玩笑,我目前还打不过鸭梨,我可能会直接逃跑保卫自己的菊花,然后比霍秀秀先一步享受阳光沙滩比基尼。
“等等。”吴邪作为一个缺根筋的人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他真去找你了?”
“对。”吴邪一副吃了屎的表情,“我以为他干不过我要换个方式恶心我。”
我深深的为黎簇默哀,怪不得他要叛出师门。
吴邪深吸了一口气,“先不说黎簇那个小王八蛋,别人是怎么回事儿。”
大哥我真不知道,但是感谢我师傅,虽然跟着他屁都没学会,但我学会了胡编乱造,“他们可能是太久不近女色,好不容易碰上几个女的死的死伤的伤,最后一个倒吊着睡觉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弯了,你作为你他们身边为数不多正常人类被他们盯上了。”
吴邪道:“他们可以自行解决,正好四个人。”
我现在觉得他们特别可怜,不止情敌多,最主要的是喜欢的人又直又缺根筋,心眼全加在了智商上,我十分怀疑吴邪和他们睡了也能继续正直的友情。
我道:“师兄,其实我觉得挺好的,都是过命的兄弟,不比陌生人可信嘛。”
吴邪面无表情:“过命的兄弟不会想插/我/屁/股。”
“师兄。”我诚恳地看着他,“你决定接受谁的追求,作为朋友我推荐鸭梨,作为师弟我推荐师傅,单看脸我推荐张小哥,看钱和脸我推荐花爷。”
吴邪道:“我隐约感觉我是直的,所以你说的话没有意义。”
“不。”我正色道,“你必须做出抉择,他们要发起最后总攻了。”
吴邪点了根烟,“我还是觉得咱们俩说的不是一个事儿,你要喜欢都给你吧,我有个盆泡脚就行了。”
我一惊,连忙摆手,“不不不师兄都是你的,你要都喜欢选不出来就都要了吧!”
吴邪瞪我,“你这小孩儿,我是都不喜欢行吗!我比较喜欢我的肾。”
我狗腿地看着他,“师兄,俗话说得好,没有犁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您要都收了我每天给您递牌子,想翻谁牌子翻谁牌子,张皇后、解贵妃、黑答应、黎美人您随便挑,不睡也没关系,让他们给您赶蚊子砸核桃。”
吴邪没说话,我越说越来劲,“师兄你就是皇帝啊,到时候霍公公从海南回来给您带一堆东西,我师傅给你剥虾,张小哥给你挑鱼刺,花爷给你喂木瓜,鸭梨给你捶腿,霍秀秀旁边端着牌子,你吃饱了翻一个看今晚宠幸谁。”
我越说越有画面感,眼前已经浮现出了蟹黄和椰汁,突然感觉不太对,抬头一看吴邪黑着一张脸。
我蹭得从马扎上蹦起来一溜烟跑回了我暂住的公寓,我师傅还没起床,不知道在做什么猥琐的梦,嘿嘿嘿直笑,我觉得为了我的健康成长,我十分有必要把他早日送到吴邪床上。
几天后我心惊胆战的回去看店,没看到吴邪,张起灵正坐在店门口躺椅上砸核桃。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所以…就这样吧
晚安



评论(11)
热度(199)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