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更狗
菇菇是我的朋友

【all邪】空调(无脑甜段子)


说好的甜饼
虽然晚了
真·all邪,黑瓶簇邪,不一定会有明确表示,占的比例也不一样但是这仨cp是同时存在的
要想日子过的去……
我们站all的没有三观!良心,不存在的
ooc

黎簇办完事儿回铺子的时候差点给热一跟斗,最近高温预警,温度一路往四十飙,看远处的时候跟看动物世界一样带画面带虚影,搞得黎簇总有一种自己是住在东非大草原上的一只斑马的错觉。
年前吴邪把铺子翻新了一下,当街的二楼改成仓库放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顺便把后面院子也买了,中间墙凿开,院子种上花草还挖了个池子,二层小楼重新装修,改成了住宅,然后返璞归真做回了古董店老本行。
但老房子有个坏处就是电路不行,春天还不觉得什么,夏天空调一开直接跳闸,半夜热的人恨不得跳到池子里去。

看没人看店,黎簇关了门挂了个停业的牌子,关门后阳光进不来,店里凉快了不少。
院子里有棵泡桐,枝叶及其繁茂,能遮住半个院子,春天的时候黑瞎子在树枝上绑了个秋千,傻逼一样荡来荡去,吴邪偶尔也会坐在上面抽烟,后来嫌晃悠在秋千旁边又摆了个躺椅,往上一躺总给人一种七老八十养老的感觉。
黎簇刚踏进院子就看见吴邪一副要死了的样子躺在躺椅上,脚边小满哥趴在地上吐舌头,听见脚步声吴邪抬了抬眼,看到他回来又把眼闭上了。
黎簇蹲他旁边一脸幸灾乐祸,“我当初就跟你说不让你买老房子,你又不差那俩钱。”
吴邪踹了他一脚,“马后炮,滚。”

黎簇又回了铺子找了把蒲扇,蒲扇看起来颇具年代感,扇叶周围一圈用作固定的枝条已经消失了,比老版济公的好不到哪去,但扇风还是可以的。
黎簇坐在秋千上呼啦呼啦扇风,小满哥感受到气流挪了挪位置。
“算你有良心。”吴邪翻了个身,“生意怎么样。”
“不太顺利。”黎簇换了个手,有点不甘,“他们嫌我小,不信我,”
“我让你去找小花你去了吗?”
“吴邪。”黎簇正色,“我生意上绝对不靠你。”
吴邪弯了弯嘴角,“那你比我当年傻逼多了。”

黎簇总想找机会证明自己的独立与成长,吴邪对此嗤之以鼻,并由衷的认为他是个傻逼。
黑瞎子深表同意。

回归正常生活不再东奔西跑后吴邪白了不少,这也导致任何非正常痕迹在他身上都会异常明显,比如现在,吴邪翻了个身露出了一点腰身,紫红甚至泛青的痕迹就那么直愣愣的暴露在了黎簇眼下,黎簇愣了一下,伸出手去撩吴邪衣服,一串红痕一直蔓延到了锁骨。
“又是黑瞎子咬的?”亏死了,他才走了几天。
吴邪打掉他的手,把衣服拉回原位,“不是,小哥咬的,我说你们一个个手怎么都这么毛。”
黎簇可怜巴巴地望着吴邪,看得吴邪一阵鸡皮疙瘩。
“你都不让我亲。”

他爬到躺椅上,膝盖夹住了吴邪的胯骨,左手插到吴邪的头发里把头托了起来,右手顺着衣服探了进去。
吴邪叹了口气,任由黎簇咬噬他的下唇。
躺椅不堪重负,吱嘎作响。
黎簇的亲吻总是过于凶狠,他在吴邪引以为傲的脖颈上留下了一个嫣红的吻痕,力气大到吴邪脖子发麻。
喘气之余吴邪还能开个小差,“不是我说你,你力气这么大我脖子容易血栓你知道吗?”
黎簇没理他,伸手就往下面探。
气氛一片旖旎时,“咣当”一声一个扳手落在地上,小满哥猛的跳起来冲楼上“汪汪”叫,吓得黎簇一激灵,气氛瞬间破灭。
吴邪见状哈哈大笑,把黎簇从身上推了下去。

二楼窗户开了探出个头,黑瞎子戴着墨镜坐窗沿上转着螺丝刀。
“你要实在闲的没事儿干就给我上来修空调。”言罢还隔着墨镜给吴邪抛了个媚眼,“徒弟,晚上师傅疼你。”
“去吧。”吴邪整理好衣服,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黎簇瞪了黑瞎子一眼,拎着扳手上了楼,与张起灵擦肩而过。

当黎簇叼着手电流着汗和黑瞎子一起修空调的时候楼下院子里传来吴邪带着压抑的喘息声。
黑瞎子道:“啧,失策了,还有个人。”
黎簇:“疼你麻痹。”

------------------
虽然老张基本没出场,但或许成最大赢家
all党的梦想就是翻牌子啊!
薛定谔的后续
后续的话可能给鸭梨吃肉
但是可能根本就没有后续啊


评论(17)
热度(325)
  1. 居里居气八与秋冬 转载了此文字
    太香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