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更狗
菇菇是我的朋友

【黑邪】膝盖(段子)


屋里灯光昏暗,吴邪百无聊赖地坐在床板上,头等一根电线吊着灯泡,他抬手拨了一下,黄色的灯泡晃来晃去,他的影子也晃来晃去。
黑瞎子一手拿着碘伏一手拎着个小板凳,嘴里叼着一袋棉签走进来。
他把凳子放下,说了句:“别拨了,一会儿灯泡坏了。”
吴邪本来抬着头,听到他说话头又低下来,整个人有点迟钝,有点懵,还有点奇异的乖。
他喝多了,黑瞎子想,不然也不能傻成这样。
“踩上面。”黑瞎子把凳子推到他面前。
吴邪脱了鞋踩在凳子上面,黑瞎子半蹲着,膝盖刚好在他眼前,裤子上暗了一片。
一般只有学走路的小孩和扁平足会平地摔然后磕到膝盖,吴邪一个也不符合,但是他的确磕了。
在一个小山村,他们本该穿过田地,走上水泥路,顺着路回到村里给他...

【黑邪/瓶邪】他曾经是个王者(一发完)

虽然标题搞笑,但是内容不太搞笑

ooc

瓶邪几乎看不出来,但是有,所以打出来自动避雷吧

我很久很久没写过这么多字了,这证明,那两篇点梗我是有能力完成的,但是时间不定……

又名广西游记,有关地点的一点都不严谨,我就看了看地图,我不清楚具体地点是什么样的,假装它们是真的吧。


黑瞎子开着吉普行驶在省道上,他开着窗户,外面的凉风透进来,月光很暗淡,夜晚车也很少,近光灯前有薄薄的一层雾。

“再开会儿我开。”吴邪半躺在副驾驶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黑瞎子说话。

其实他不跟黑瞎子说话黑瞎子也不会困,说起来奇怪,他已经开了一天车了,除了中途休息了几次,连...

【黑邪】怎么用一天的时间谈恋爱(傻白甜一发完)

普通人au

傻白甜ooc 


住在海边一点也不浪漫,一点也不,要忍受炙热的阳光,腥咸的海风和摇晃的房子。

他住在海上,如一隅孤岛。


“你住海上,不错啊。”黑瞎子带着墨镜,还穿着花哨的沙滩裤,披着花衬衫,像一个马尔代夫的观光客。

 “你怎么找到我的?”吴邪带着帽子,站在船上,“我打渔你都能找到我。”

这不是马尔代夫,不是天涯海角,甚至不是北戴河,这只是一个非观光性质的小渔村,村民活得像武陵人。

黑瞎子淌着水要上船,他一只脚迈进来的时候吴邪下意识地扶住他,他手上有茧子,黑瞎子愣了一下,原来吴邪打渔是动真格的。

“他们管这船叫夫妻船。...

【黑邪】精神病漫游者(一发完)

全篇都是无聊对话,幼稚想象以及精神病
ooc
真的很幼稚,三岁以上很难理解

-

吴邪顶着冷风开了屋子的门,屋里开着电暖气,浑身好像一下就融化了。
黑瞎子躲在门后披着被子一下把他扑在了地毯上。
吴邪:“……师傅儿童节快乐。”
“冷吗?”黑瞎子坐起来把吴邪圈在怀里,然后用被子把两人裹成一座山。
吴邪往后一倚,窝进了黑瞎子手臂里,温暖使人怠惰。
“冷。”

“宇宙很冷。”黑瞎子把手伸出被子拿了一条毛巾,“不要恐慌。”
“我们现在在哪儿呢师傅。”
“火星上。”
“我不喜欢土豆。”
“我也不喜欢。”
他们穿着太空服踩在火星的尘土上,错了,是坐在火星的尘土上。
“师傅我太空服破了。”吴邪捂住脖子,“我要死了。”他翻了个身躺下了。
黑瞎子俯下...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菇她虽然更喜欢花邪,但是我觉得她是讲黑邪讲得最好的

屌屌茹:

@八与秋冬 一起送大家个黑邪文吧

【予邪书】猫(黑邪/短/完)

黑邪

ooc

祝吴先生生日快乐!


苏万曾经是个普通的富二代。

后来他去了趟沙海,就成了个一个有故事有师傅的富二代。


他师傅是个民间曲艺家。

苏万知道自己师傅是道上的扛把子,觉得自己将来也能活成一个传说,他师傅说慈祥地看着他说你是个好孩子。

苏万就这么被发了卡。

黑瞎子和传说不太一样,他没扛着不知道哪来的枪到处突突粽子,也没经常被莫名其妙的人叫走,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没人去的眼镜店里消磨时间。眼镜店开在一个不太繁华的小胡同口,他看门口跑过去的小黄狗,穿着...

【全员/黑邪】炸成一朵烟花(短完)

ooc
只为了满足自己
———————
1.
吴邪一直以为他妈最喜欢的会是解雨臣,结果是闷油瓶,可能是因为大部分母亲会对别人家沉默寡言但不失礼貌长得好看又能干的小孩心生怜爱。
虽然这小孩比她还大。
闷油瓶在厨房给吴妈妈打下手,手起刀落,鱼利落地被劈成两半,旁边是已经切好的蒜末和姜末。
2.
吴妈妈叫吴邪:“吴邪,去储藏间拿个罐头打开。”
储藏间在厨房里面,地方很小,堆满了各种年货,吴邪蹲着找了半天找不着又站起来翻柜子,最后只翻出来一箱子饼干。
天已经黑了,窗户外面在放鞭炮和烟花,耳朵里都是窗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厨房里传来的带鱼下油锅的声音,依稀能听见胖子的笑声。
黑瞎子悄无声息地挤进本来就不大的储藏间,他站在吴邪身...

【黑秀邪】今夜没雾霾(cp混乱一发完)

ooc,烂,凑活看吧
我在这里给师傅拜个晚寿。
黑秀邪大三角暧昧向,求吃安利,邪秀好像不太明显……
------------------------------
霍秀秀躺在房檐上,穿着1200d的打底裤,外面套着几乎到膝盖的雪地靴,黑瞎子坐在屋脊上,一只手拽着霍秀秀羽绒服的帽子,另一只手夹着一只未点燃的烟,一阵冷风吹过,霍秀秀上下牙打颤,发出了清脆的“哒哒”的声音。
“牙口不错。”黑瞎子夸她,“还不下去?”
秀秀望着天空,最近几天北京刮大风,雾霾散了不少,没有乌云遮挡,月牙挂在天幕,北极星很亮,天气好得几乎能看到别的星星了。
“不。”她吸了吸鼻子,“这可能是我被抓走前最后一次看见星星。”
黑瞎子把烟夹在耳后的...

你们品品
啧啧啧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