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瓶邪】梦里偏知身是客(一发完)

*标题化用了李煜的诗,有点断章取义了,而且此客非彼客,就当作明明知道是梦的意思就行了,除了客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合适……(文盲的悲哀)

菇菇建议下改了偏知~

*挺短挺矫情挺没有内容的,唉,惨
*ooc
-------------------------

吴邪梦到自己在爬山,山很高,高耸入云,一眼望不到山顶。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拼命,连歇都不歇,他爬到气喘吁吁双腿打颤每一次抬脚都是一种折麽,可他停不下来。
一只手突然冒出来握在了他的手腕上,他抬起头,眼前是张起灵那张淡漠的脸。
他笑笑,“你又来了。”
张起灵不语,他拽着吴邪的手一言不发的继续向上爬,到最后几乎是背着筋疲力尽的吴邪爬到了山顶。到山顶后他放下了吴邪,一言不发的站到了悬崖边,吴邪追过去看到悬崖下一片白雾茫茫,什么都看不见。
他醒来发现外面果然淅淅沥沥在下小雨。

每次下雨的时候他都会梦到张起灵,无一例外。
他不喜欢做梦,鉴于他这么多年的经历,梦里不是粽子就是禁婆,偶尔还有唱歌的潘子,好在他也不爱做梦,除了雨天。
阴沉的雨夜总会有个寂寥的梦。

他躺在浴缸里,骨瘦如柴,眼前镜子里他须发皆长,双眼布满红血丝,这很奇怪,因为他既没有浴缸更没有浴缸前的镜子,除了他一切都是假的。
他最近很痛苦,一遍一遍推翻自己的假设是件痛苦的事,精准的计算自己身边的人该受的伤害更痛苦,而外边又在下雨,所以他又做梦了。
张起灵悄无声息地坐在了浴缸边缘。
吴邪摸了摸下巴,下巴上是乱七八糟的胡子,他问张起灵:“你怎么又来了。”
张起灵不语。
吴邪笑了一声,”你老来我梦里,你是不是暗恋我。”
他沉进水里,咕嘟咕嘟冒了几个泡。从水下向上看是个很奇妙的感觉,水面荡漾着模糊了张起灵的轮廓,他在梦里,所以不用担心能不能呼吸。渐渐的,周围越来越黑,张起灵的影子慢慢消失不见,他好像沉进了西沙那边的海里,水很凉,周围一片黑暗,禁婆的长发温柔的缠上了他。
一只手伸进来把他拉了起来,他还在浴室,张起灵收回了湿淋淋的手。
“你为什么老看着我不说话。”吴邪看着他,“你是嫌弃我现在丑吗?”
“好吧。”吴邪看了看镜子,“好像是有点惨,但我底子还是挺好的。”
张起灵湿淋淋的手突然就干了,手里还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老式的刮胡刀和一管剃须膏。他走到吴邪面前,吴邪抬眼看着他,他伸手抬起吴邪的下巴在他脸上细细地涂上了剃须膏,然后剃须膏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张起灵握在手里的剃须刀在他脸上划过。
他的手很稳,动作很慢,吴邪敢保证,就算他拿着黑金古刀给他剃胡子他的手也不会抖,但是据说他们这种刀客的刀都是有灵性的,如果黑金古刀被用来刮胡子它一定会流泪的。
划过喉结的时候吴邪喉结滚动了一下,这是最后一下,张起灵伸出拇指抹去了吴邪脸上残留的剃须膏,然后放开了他的下巴消失了。
吴邪摸了摸被抹过的地方,从梦里醒了过来。

他在雪山的时候做了雪山的梦。
那时候他已经剃了光头,梦里的他穿着红色的僧袍跪在在庙里诵经,烛光明明灭灭,他的影子也昏昏暗暗。
张起灵带着风雪从门外走进来,吴邪闻声低头,看到地上他的影子,他道,“施主请回吧,佛门重地,不能谈恋爱。”
张起灵果然没出去,他走到吴邪面前单膝跪地似乎是笑了一下,吴邪疑是烛光太暗他眼花了,再一看张起灵依旧面无表情,那可能就是眼花了。
张起灵的手很长,他伸手握住了吴邪的脖子,用拇指摩挲他脖子上的疤痕,那里还没好利索,新长出来的嫩肉泛着淡淡的粉色,然后他附过去吻上他的疤痕。
吴邪一惊,被吓得向后倒去,然后在后脑勺着地之前醒了过来,他的伤口不如梦里好的那么快,上还包着纱布。他向窗外看,天还黑着。
再也睡不下去,他摸黑走到了张起灵的雕像旁边坐到天亮,梦里那些那么不真实,令人心惊。
他再没梦到过张起灵有逾矩的动作。

今夜又下雨了,所以他又开始做梦。
他又站在那座高山下。
事实上,他不止一次的梦到那座高山,梦里也无一例外的有张起灵,只是他出现的越来越晚,从最开始的半山腰到后来越来高的位置,而那座山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高不可攀,而现在,他抬头能看到山顶。
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爬,到顶他都没有感到很累,张起灵也没有出现。
他从悬崖向下看,张起灵又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我老梦见你。”吴邪叹了口气,“你从来不说话,只是在我爬不动的时候拽我一把。”
“但是。”吴邪转过来看他,“我现在没有你,自己也能爬上来了。”
他又看向悬崖下面,下面是茂密的丛林,和一般高山的景象没什么两样。
这座山也不过如此。

他醒来窗外在下雨,张起灵刚从山里回来站在房檐下看院子里咕咕叫的鸡,他上山倒是勤,风雨无阻。
吴邪爬起来穿衣服洗漱,今天轮到他做早饭,但是他实在没有心情,隔壁屋胖子还在呼呼大睡,所以他决定出去买饭。
“回来了。”他打开伞跟张起灵打了个招呼,张起灵点头回应。
脚下道路泥泞,远处青山云雾缭绕。

--------完---------
大概就是一个暗恋胎死腹中的故事,躺平

评论(10)
热度(99)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