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画师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段子】口红(黑瞎子x吴邪x霍秀秀一发完)

四合院三人组
当作师傅的一个梦吧。
我真的特别喜欢四合院三人组,可是为什么秀秀不出场了_(:_」∠)_
-
霍秀秀摘他墨镜,他躲了一下不让霍秀秀碰到他,她纤长的手指涂着酒红色的指甲油,从柜台上慢慢划过然后选了一个。
霍秀秀佯作生气,对吴邪说哥你看他。她的嘴开合,牙齿整齐洁白,鲜红饱满的唇瓣像是要流下来。
于是吴邪笑笑走过来,他说师傅。黑瞎子就没招了,他闭上眼任由吴邪把他墨镜摘下来,霍秀秀接过店员递给她的墨镜给黑瞎子戴上,眼镜腿有点凉。
这个比原来那个好看吧哥。霍秀秀声音清脆,又飘渺的像是从远处飘来。
吴邪说是,然后去刷卡,店员把旧墨镜包进盒子里。
霍秀秀坐在他旁边问他说你那个旧墨镜还要啊。
要啊。黑瞎子照了照镜子,那个是吴邪挑的。
哦。霍秀秀点点头,掏出口红补妆。
她没有扎丸子头,也没有穿旗袍,她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黑色的头发蓬松的搭在肩上,好像不太对,也好像没什么不对,黑瞎子决定不再想。
口红是正红色的,衬得霍秀秀更白,连脸都变得模糊了,只能看见霍秀秀在向他说些什么。
说的什么他也没听清。
走吗?吴邪问他们。
霍秀秀背着菱格包在前面走,金色的链条搭在白皙的肩膀上,鞋子的细跟“哒哒”发出声响。
吴邪在他左面,穿着修身的风衣,商场人不多,冷冷清清,他又想不起来他为什么在这里了。
好像是早上,霍秀秀说快起啊,说好陪我逛街。
霍秀秀管吴邪叫哥,叫他瞎子,或者不加称谓。
霍秀秀坐在化妆镜前面试口红,她最开始是正红色,又成了裸粉色,再一看是橙色,旁边扔了一堆各种颜色的化妆棉。
霍秀秀举着黑色的口红叫吴邪,哥你过来。
吴邪不明所以。
霍秀秀把他往下一拉就往他嘴上涂,吴邪一躲口红就画歪了,从下唇蹭开一片,吴邪抹了一下蹭下来一片红,也没生气。
霍秀秀扭过头来问黑瞎子,哪个好看。
黑瞎子想了想指了指吴邪,他嘴上那个。
哦。霍秀秀点点头,对柜姐说那我要tony色。
吴邪对着镜子蹭口红,霍秀秀递给他一块沾了卸妆水的化妆棉,黑瞎子接过来给他一通乱抹。吴邪扑腾了一下喊进嘴里了进嘴里了,黑瞎子没理他,擦干净以后用拇指在他嘴唇上蹭了一下说没了。吴邪舔了舔嘴唇说苦的,你把卸妆水都挤我嘴里了。
黑瞎子笑笑,没说话。
回去的路上霍秀秀挽着吴邪走在前面,突然又开始下雪,一片片雪花落到地上融化不见。
黑瞎子想,她不冷吗。
霍秀秀的裙子到膝盖,手臂和小腿裸露在雪花里,她挽着吴邪朝他招手说过来呀,说着右手挽上他的手臂,他们三个并行像教科书上的盆地。
挺好的,黑瞎子想,太好了。
吴邪朝他眨眨眼,修长的脖子上有雪花融化。
—-完—-
我们这里下雪了

评论(21)
热度(152)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