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追星女孩
请你自由地
不是柴犬
你真诚的,可能会随时消失的八

【黑邪】人类未解之谜

接昨天的更新

只有一点点
-

顶上传来焦老板那群人整理装备的声音,除此之外我周围非常安静,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声,黑瞎子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心说你他妈不会也消失了吧。
我伸手探了探,摸到了黑瞎子带着泥的胳膊,他“嗯”了一声抓住了我的手腕。
“你是不是紧张。”我能感觉到他掐住了我的脉搏按了按。
“有点。”我点点头,感觉自己心跳飞快,“我一紧张话就多,瞎子,你说小哥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了吗?”
“青铜门?”黑瞎子轻笑了一声,“你怎么就这么点追求,不想问点别的?”
“人类未解之谜太多了,死前知道一件事就够了。”我把手抽回来调整了一下呼吸,肺仍然一抽一抽地疼,懒惰使人承受能力变低,之前我甩着鼻血也能跟着瞎子和九头蛇柏大战三百回合,但我现在觉得要是能有片止疼药就太幸福了。
张起灵回来以后我下意识地就放松脑子了,整天只想在雨村养鸡,说来奇怪,闷油瓶在我身边我会下意识地去关注他的行为,但对黑瞎子就不会,我之前一直没注意过他呼吸声这么轻,在我身边几乎没有一点声音。
之前一直是他听我指挥,现在突然倒置,待会儿我需要听他指令,让我有种时光回到十几年前的感觉,不是他教我那会儿,而是在蛇沼的时候他替三叔照顾我的感觉,这着实有点奇妙。
但我还是很紧张,很慌,感觉有什么往下坠,心跳飞快。我也难解释自己的紧张,这不是我最惊险的一次经历,也不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我之前从悬崖上掉下来都没有这么清晰的生命流失的感觉,但我现在觉得自己随时要嗝屁,这次是真的在紧张死了。
周围越沉默我越紧张,黑瞎子难得话少,要是他唱首歌我可能会感觉好一点,当然我也知道条件不允许,但是越到这种时候我越胡思乱想。
我还想知道第二个人类未解之谜。
我把头转向他轻声问道:“师傅,师徒一场,看在我命不久矣的份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眼睛什么样。”
他没说话,只传来几乎听不见的呼吸声。
突然从上面垂下来几根绳子,焦老板他们的人要下来了,黑瞎子抬头看了一眼把头转向我,他这是要摘墨镜了吗,我知道人类未解之谜以后是不是就要归西了。
“别紧张。”他拍了拍我的头,又把头抬起来了。

-

真的只有一点点


评论(6)
热度(132)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