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更狗
菇菇是我的朋友

【花邪】吊桥效应(甜饼一发完)

一个接更新的矫情逼矫情逼的小甜饼
毕竟我是世界第一甜
—————————
这是吴邪第八次单向分手。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又是他一个人,他和解雨臣又吵架了,他们俩一吵架解雨臣就住客卧,这次住了一个星期。
房子大他们俩就真一个礼拜没见过面,他给解雨臣打工就翘了一个礼拜班,天天找胖子钓鱼,钓了七天钓上来一共两条鲫鱼,还没巴掌大。
第八天他开始思考分手的问题,他和北京八字不合,他在杭州钓的绝对比这个多,在雨村更多。
他承认他胸口中弹被解雨臣拉住的时候心跳飞快,而且绝对不是因为害怕,那双手就像捏在他的心脏上一样,所以他后来就屁颠屁颠跟解雨臣来北京了。
心理学管这叫吊桥效应,他们比吊桥刺激多了,所以傻逼时间持续的比较长。
但是他再也不想和解雨臣因为谁刷碗谁给他抛了个媚眼这种事吵架了,他无比怀念他们纯洁的友谊,他和解雨臣当哥们的时候关系真的无比融洽,太融洽了,简直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友谊。
他们一点小事就吵架,第二天早上吴邪会在空旷的压抑感中醒来,然后柯基就拨拉着小短腿跑过来,他就得去遛狗,所有的茫然都被抛在脑后,最后积压起来,无事的时候就会在脑子里炸开。
我是谁我在干嘛我为什么要和自己哥们睡,我脑子是不是瓦特掉了。
翻译过来就是,这是爱情吗?
还是生死关头多巴胺分泌过多了,繁星太美,解雨臣逆光的构图太惊艳刺激了他作为一个前摄影师的自我修养。又或者解雨臣被吊在半空的时候他太绝望,解雨臣的手又握得太紧,所以大脑一抽筋就说这他妈是爱情啊。
他一路溜达到后海公园,中途帮三对情侣五个旅行团拍了照,被两个街拍摄影师偷拍,按掉解雨臣无数电话。
霍秀秀拿着奶茶坐在栏杆上说好巧啊听说你跟大花又分手啦。
一点都不像蹲点的。
吴邪说我觉得我还是回杭州吧,睡自己哥们会被雷劈的。
哦,霍秀秀把手机给他说给我拍个照片。
吴邪接过手机,霍秀秀拿着奶茶凹了个造型,吴邪按下快门的一瞬间霍秀秀不经意地说了句那你们分了我能睡他吗。
吴邪手一抖,手机差点儿掉湖里去。
不能,他压下心里的不快,你睡他也会被雷劈的。
霍秀秀接过手机p图,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那你还是不想分。
我特别想分,吴邪说,这次是真的。
拉倒吧你,你就是想让大花哥哭着给你道歉,放心,最晚明天晚上,敲着花鼓给你道歉。
吴邪无语凝噎。
真不是,吴邪点了根烟,我票都买好了,明天就回杭州。
霍秀秀接了个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他,大花让你接电话。
解雨臣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吴邪摩挲了一下手机壳上的花纹,说了声喂,然后说我们分手吧。
解雨臣刚从盘口出来顺着胡同往外走,听到声音以后他站住了,然后找了不知道谁家的台阶坐下了。
他说吴邪你不能这样。
吴邪在那头说我觉得我不能玷污咱们纯洁的友情。
哪能啊,解雨臣轻笑一声,我现在就想把你拎回家按地上日,你怎么能说咱们是纯洁的友情。
然后吴邪飞快的骂了一声解雨臣我艹你妈。
这是他见过耍流氓最自然最优雅的一个人。
他掏出手机百度了一下开始念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
解雨臣在台阶上打断了他,说,吴邪你给我把百度百科关了。
他清楚的记着吴邪被他拉在手里的情景,星光把吴邪的脸映得惨白,吴邪吊在他手里,他脸上的血一滴滴滴下去,滴在眼角,血像泪一样滑下去,滴在胸口,和他的血融合在一起。
吴邪对他说我没救了,他们会救你的。
吴邪听出解雨臣的声音在抖,他说你怎么能这样,吴邪,我爱你,你怎么能说这是吊桥效应呢。
起风了,秋天的北京风冷到骨子里,解雨臣在电话那头和风一起凉透了,他说,你的因果关系搞错了吴邪,我上吊桥不是碰巧,是因为你在上面。
吴邪想了想,又或者根本没过脑子,他说哦。
到底什么是爱情,解雨臣凭什么说这是爱?
周围游人来来回回都成了模糊的影子,有恋人的低语,有父母的抱怨,小孩子拿着气球飞快地从他身前掠过,一个透明的气球中间套着粉红色的桃心。
霍秀秀凑过去跟他说手机送你了,大花买的,我的照片是赠品,我走了。
她秋天还在穿裙子,吴邪目送她走出自己的视线范围,然后又问电话那头你还在吗?
在。解雨臣声音听着有些哑。
胡同里的路灯亮起来,天色变暗,手机已经发烫了,好像过去了好久,听筒里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吴邪说我定了回杭州的机票了,他顿了顿又说,得赔百分之二十退票费。
解雨臣全身血液又开始流动起来。
还有,吴邪说,你先定个洗碗机。
游客大多都走了,剩下吃完饭出来遛弯的老头老太太,吴邪扫了一圈觉得解雨臣老了肯定比这群老头帅。
至于爱情,他得用剩下的半辈子和解雨臣一起探讨。
—————END—————
我,一个没有男朋友的女人,写花邪爱情故事,我觉得花邪💊
菇菇说有人说不是花花是江子算,无所谓啦,我改改这还是一篇新文,他们俩不差这点事
秀秀是块砖……


评论(20)
热度(552)

© 八与秋冬 | Powered by LOFTER